<acronym id="extas"><li id="extas"></li></acronym>

        <var id="extas"><output id="extas"></output></var>

      1. <input id="extas"></input>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網上書店偶得

        2023年1月,深居簡出的我在網上書店閑游時發現了一個速寫本,扉頁上有“中央美術學院國畫系 張仁芝 62.2.14”的字樣,由此促成一段“記憶的回流”。一甲子的歲月交疊,昔日朝氣蓬勃的大學生已變成和藹可親的老者,想必張仁芝先生見到舊物時,也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1962年的春節剛過,還在中央美術學院讀書的張仁芝與同學王文芳、徐文思奔赴安徽屯溪(今安徽黃山)的屯光公社,為畢業創作搜集素材。北國天寒地凍,江南春暖花開,南北風物的巨大差異,無時無刻不在沖擊張仁芝的視覺,他渴望將眼中所見,盡可能多的轉化為筆底的畫面。線條輕快、不施色彩,屯溪春天的山與水、花與樹、魚鷹與耕牛、田地與屋舍、農人與船夫,漸次鋪展;被敏銳捕捉的每個瞬間,在紙上永久定格,伴著對未來的憧憬與期待。


        微信圖片_20230918154555.jpg

        張仁芝速寫之一


        經歷了困難時期的煎熬與苦痛,日常生計仍像浮云一樣飄忽不定,但“沉下心”“走下去”似乎是那個時代的主流。尤其對青年畫家來說,“看得少”是真誠表達的天敵,“想當然”會墮入僵化的陷阱,以至于張仁芝在速寫本上記下老師宗其香的叮囑:“你們現在看得少,當時和回來都盡量少‘搬家’?!?/p>

        外出寫生就是為了“搬家”,為什么要少“搬家”?記得初看這句話時,我在心中畫下大大的問號。待將本子上的速寫一頁頁看過,從對人與物的概貌式描繪,到對農人耕種的詳細圖解、船夫撐船的動態刻畫、鄉村景物的微觀展開,我開始明白宗其香先生說這話的用意所在。其實寫生也是一種觀看,它將原本不可見的經驗累積的過程,變成了可見的成果,但它依舊處于“未完成”的狀態,缺乏長久情感的投入。畢竟許多內容不是“單擺浮擱”的,需要付出時間成本才能獲知,不少文學藝術形式都要求作者體驗生活、深入生活,從而培養“共情”的能力,也是這個道理——在感同身受的前提下,表達才有力度,才有可能打動別人。


        微信圖片_20230918154545.jpg

        張仁芝速寫之二


        記得一位老畫家和我說:“寫生的‘生’,是陌生,更是生活?!蹦吧挛锱c個體感知的碰撞自會帶來鮮活的體驗,然而體驗的生成,是基于你對生活的理解;所有表達,都發乎于心,筆隨心動??v然時代發展,觀看的方式變得紛繁,甚至無限逼真,也很難促成情感距離的抵近。

        回想二十世紀初,中國畫的發展陷入僵局,美術界“改良”與“革命”的爭論不絕于耳,由此衍生出“中西融合”“轉型出新”等多種類型的探索。新中國成立后,許多有志于改革中國畫的畫家走出畫室,“以自然為師”“以人民為師”,用畫筆反映山河新貌。由此上溯千年,古代文人云游鄉野,借山水花木抒發“性靈”、寄情言志,盡管有“避世”之思,卻也凸顯了“畫外功夫”的重要。生活總能給予人們最豐富的表達素材,相應的,它也是最基本的價值和歸屬。

        說到這兒,不由得想起斯坦尼體系在當今戲劇界的沒落。固然每個時代需要個性的言說、保留個性的底色,但其前提是對生活有足夠的認知和積累,在此基礎之上,從自我出發于特定情境生活。美術界沒有“斯坦尼”,卻不乏斯坦尼式的主張和實踐,從這個六十一年前的速寫本便可窺見一斑。


        成人久久精品一区二区三区_激情按摩系列片aaaa_a毛片真人费观看_国产精品亚洲精品日韩己满十八小
              <acronym id="extas"><li id="extas"></li></acronym>

              <var id="extas"><output id="extas"></output></var>

            1. <input id="extas"></in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