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xtas"><li id="extas"></li></acronym>

        <var id="extas"><output id="extas"></output></var>

      1. <input id="extas"></input>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家鄉那條小河

        歲月的經年流淌,往往讓人對許多的景與事有所麻木,流入時光的景物不少,但慢慢被時光沖走的更多。銘心刻骨的,似乎還是幼時清澈的雙眼和單純的頭腦記錄下的。老家那條小河的記憶,恰是一個牢固的例子。

        我的老家離泰山不遠,但目光極處看到的,只有泰山余脈蓮花山的幾個山頭,更多的是些丘陵高地。也許就是這些丘陵帶來的幸運,與不少華北平原的村莊相比,我的老家是多水的,以至于村名用字里都帶著三點水。

        村子里的小河有幾條,各有各的故事。村子北頭、南頭、西頭、中間各有一條小河,東面是一片很大的蘆葦蕩,村北的小河匯入村西的小河,最后匯入村南面的大河,向西流去。村中間那條小河,嚴格來說是條長長的水溝,發源于村東的蘆葦蕩,同樣匯入了南邊的大河。幾條小河水溝,整體上構成了一個“區”字,少了最后那個點。

        屬于我的是村西邊的那條小河。我家恰是村口的第一家,就在小河東岸,隔著二三十米的打谷場和土坡。這條小河,是孩童時代的我游樂的天堂。

        兒時的記憶中,小河里的水總是半清半濁的,一條長長的小橋,由無數不規則的青石板一塊塊砌在一起,橫亙在小河中,橋中間有個水泥橋墩,隔開兩個方方的橋洞,橋洞上面蓋著幾塊一米多長的大石板,便形成了橋面。每逢村民趕集的時候熙熙攘攘,小橋也忙了起來。水經常漫過橋板,年月一久,上面的苔蘚很滑很滑,大人們經常提醒我們不要在上面走。這座橋存在了許多年,一年一年的河水泛濫,逐漸地將石板一塊一塊地松動、剝離、沖走。到我讀初中的時候,小橋已經殘破不堪,只有兩頭還存著昔日的模樣,勉強承擔著部分行客走車的使命。在我離開家鄉外出求學時,小橋連同那石板、橋孔,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

        記憶里那條石板橋,村里的女人們經常來到橋上,或蹲或坐,洗自家一盆一盆的衣服。孩子們就喜歡在旁邊不太深的河水里玩耍。學齡前關于小河的樂趣,就是在沙子里找“蛤蜊”——一種扇形的黃色小貝殼。用腳在河水下的沙子里一拐一拐地,如耕田般動著,就可以翻出大大小小許多的河貝,黃黃的,小的竟像透明的一樣,嫩嫩的,像極了女孩子指甲蓋的顏色,個頭也只有孩子指甲蓋的大??;大的有了一道道年紋,記錄下歲月的痕跡,有那時的五分硬幣般大小。若周圍安靜下來,它就會伸出白白的舌頭,靠著舌頭的伸縮慢慢向前爬行;倘有一點點的聲響震動,它便快速的把舌頭縮回殼內。孩子們覺得這種生命真奇妙,喜歡在沙子里找到它們,也喜歡把它們帶回家里,放在透明的罐頭瓶子里養起來,而這對貝殼們可不妙,恐怕它們是怕極了喝孩子們家里的井水。

        小河是村民們生活的一部分,自然不會長時間無橋。于是小橋又以另一種形狀重新被修建起來,但建了沖,沖了建,變幻過多次形狀的小橋,承載了不少的故鄉記憶。


        攝影  南山.jpg


        再過了些年,經濟大潮也影響到小河,聽說上游有了采石廠和其他的一些加工廠,垃圾也多起來,小河污染的不成樣子,細沙看不到了,石粉積起厚厚的泥漿。放假歸來,我們也不敢再下到渾濁的水里,而且小河干涸時多,聽說也沒啥魚蝦敢活了。河里面再找不到活的河貝了,只剩下它們的外殼,有時候兩片還在一起,有時就只有一片,更多的只是破損的部分,無聲地訴說著這河里的往日生機。再往后,想在小河里找到河貝那黃色的外殼都成了一件難事。

        拋卻這些最初記憶的積累與掙扎,上學后與小河聯系在一起的是地理課,那是一直最愛的科目。在學校學習了些地理知識,特別是看了很多地圖后,就喜歡上了畫地圖。在學校發的地圖冊的紙張背面,畫了一張一張關于村子的地圖,村里的姓氏分布圖、耕地林地圖、道路交通圖、河流水系圖……不一而足,有模有樣,每張圖里最大的參照物,便是那幾條小河水溝,盡管它們連名字都沒有。

        為了畫好村子的地圖,還多次“實地考察”過,沿著村里的“江河湖泊”著實走了很多次,實證精神很強。地理書上說,我國的大江大河大都是自西向東流,而村子里的幾條河卻最終都是自東向西流去,這曾讓我苦惱不已。小腦袋里一直想探個究竟,小河到底流向了哪里。長大后才知道,這幾條小河如此渺小,以至于在地圖上根本找不到。

        我還經常在河里的沙灘上進行人工作業。多半由于地理興趣的增加,開始挖沙子、堆城堡,挖運河、建港口,感覺其樂無窮。小我幾歲的弟弟,竟也興趣盎然,喜歡跟我劃分勢力范圍,或者共同建設美好家園。經常只穿著小褲衩,露著瘦削的脊背,埋頭在沙子中,挖著一條條的運河,看著水流引入自己的地盤,由衷的開心。頭上則是火辣辣的太陽,曬得全身黝黑,我和弟弟強于一般人的黑膚色,恐怕與那時的曝曬有極大關系。這快樂的挖掘與建設,往往隨著母親在河邊喚我們吃飯的呼喊聲而中斷,這才戀戀不舍的被迫回家。這些事貢獻了我寫過的小文章中的不少篇。

        小河在一年里呈現著不同的面貌。秋冬春三季里河水大多是彎彎淺淺的,使筆直的河道竟顯得如此寬闊;而夏季,往往有集中的大雨,上游的水庫開閘放水,水面浩浩蕩蕩,充滿了河道的每一個角落,更迅速涌出沙堤,灌滿打谷場,分不清哪兒是河道,哪兒是打谷場,直涌到我家墻西的土坡外。曾親眼看到洪水涌來,如小島般立在水中的堤岸被浸泡的瞬間坍塌一片。

        慢慢地,小河枯水的時間更長了,哪怕是多雨的夏天。沙子也逐漸的更少了,越來越多的拖拉機在村周圍的小河里運沙,工人們忙碌的挖沙、運沙,留下一個個又大又深的深坑,河沙之下的河床是硬硬的黃土。這些年枯水期少了,即使冬天也會有淺淺的小河水流著,侵蝕著硬硬的黃土層,慢慢地有些河床竟形成了很壯觀的景色,一條條的水下溝壑被沖刷出來,還出現了一些小水潭、小瀑布,雖然小但形神兼具,我和弟弟喜歡用相機近距離拍攝,從相片上看,有幾分壺口瀑布和黃土高原的韻味。

        曾經年少的我,喜歡站在村子西南角兩條河交匯處的沙堤上,看長河落日、落霞余暉在遠方的天空中自由的籠罩著變化著,望著唱著歌曲的河水,泛著粼粼波光,還有什么比這些更有神奇的力量,給拼搏在外的游子以休憩與舒適,更賜予他們繼續打拼的力量。

        流光容易把人拋,又容易將世界變得不一樣。又是若干年下來,小河又呈現出新的模樣。一座有著長城般垛墻的不小的橋立在那兒,橋前也有了攔水壩,五個一米見方的圓形水孔在小橋底部排列著。若是在汛期,那排水孔噴涌出巨大水柱,又以微縮版的形式,給孩子們補上了“長江三峽”的形象。

        挖沙的大坑向人工湖轉變,周邊生態好像忽然間好起來。兩邊的堤壩早已沒了影蹤,但兩岸的小樹林漸漸成了規模。每至盛夏,河道兩邊郁郁蔥蔥,楊柳茂盛,雜草叢生,荷花蒲葦茅草也多起來,以前從未見過的山雞、水雞、水鴨,也時不時飛來小憩,竟有了濃濃的原生態味道。眾多釣魚者竟撐起了鎮上的幾家漁具店,吸引著每次回家的孩子去一睹為快,纏著大人給添個行頭,以加入釣魚大軍。

        聽兒時好友們說,他們又可以大顯身手,將兒時技能展現一番,抓住了曾在小河中認識的各種生物:小鯽魚、草繩子、鲇魚、割牙、沙里趴、小瞪眼、小蝦、螃蟹、螺……還有只張牙舞爪的小龍蝦,當然還有螞蝗,以及后來才知道名字的孑孓、水蠆、巴巴倒子、一針一線……有些奇形怪狀的小生物叫不出名字。讓人驚喜的是,偶然間竟撈起過黃色的小河貝,只是我還沒親眼見到它吐出舌頭的那一刻……

        村里的小河歷經歲月滄桑,晝夜不息地向前流去。走在熟悉又陌生的小河邊,想去追尋那遠去又永不會忘懷的歲月,可惜只余惆悵。村里人生老病死,一代一代繁衍生息,與陪伴他們的小河,一起走過年年月月的時光,大概這就是真正的家鄉,也是我生命里的根。


        成人久久精品一区二区三区_激情按摩系列片aaaa_a毛片真人费观看_国产精品亚洲精品日韩己满十八小
              <acronym id="extas"><li id="extas"></li></acronym>

              <var id="extas"><output id="extas"></output></var>

            1. <input id="extas"></in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