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xtas"><li id="extas"></li></acronym>

        <var id="extas"><output id="extas"></output></var>

      1. <input id="extas"></input>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山河無恙(六)

        第六章:閨   蜜

        1

        小霞還特別有情趣。秋天時,她在一個好看的空酒瓶中放進水,插上了幾支秋菊;冬至那天又買了幾頭水仙泡在盤子里,盤底擺放了一層各種顏色的雨花石,白的、紅的、黃的、綠的,在水的浸潤下像一顆顆瑪瑙,晶瑩剔透?,F在水仙已經拱出了鮮嫩的綠芽兒,高的有一指,矮的也有半寸,生機勃勃。

        小霞轉身要走,青橋哎一聲叫住她,說上午麻煩你幫我熬一劑湯藥,這次我加大了兩味藥的劑量,喝了以后,我會在這個小本上隨時記錄下我的感受,萬一身體不支,你要幫我接著記錄。

        自從那次公園歷險后,青橋已經在把小霞當成了家人。前兩天在醫院,羅凡突然找到青橋,讓他提供居民保健的相關數據,說衛健委和民政局馬上要來院里聽取匯報。這些數據都保存在家里的電腦中,青橋毫無顧忌地打電話給小霞,告訴了她電腦密碼,讓她找出相關資料發到了羅凡的郵箱里。查找這些資料時,小霞發現了青橋正在研制的中藥組方相關數據。

        到青橋家做保姆,她感觸頗深。青橋像一支暗室中的蠟燭,為她點燃了一束溫暖的光,讓她的生命變得亮麗。這幾個月,是她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柳若蘭的寵愛,青橋的信任,讓她有回家的感覺?,F在她已經可以隨便出入青橋的書房了,并且可以隨時打開青橋的電腦。

        小霞非常感激青橋對她的信任,內心深處對青橋很是敬重,聽他這么說,立馬脫口而出:什么叫身體不支,青橋哥,你別嚇我呀。

        青橋樂了:沒事,我心里有數,用不著緊張。

        吃過早飯,小霞收拾完餐桌,準備先推奶奶去遛彎,回來再幫青橋煎藥。忽然,門鈴響了。打開門,小米勒捧著一束鮮花,笑容燦爛地站在門口,他的身后是羅小力。

        青橋看到這兩個人,不由一愣:哎,你們怎么來啦?                              

        小米勒見青橋一臉驚詫,就說:我今天不找你,我來看我的奶奶。

        青橋更驚詫了:你奶奶,誰是你奶奶?

        柳——若——蘭呀,小米勒提高音調說完這三個字,便四下打量,忽然看到書房的桌子上,電腦開著,一旁還擺著幾堆中藥材,疑惑地問:青橋,你這是在做什么?好像是在搞研究。

        羅小力插言:聽說你在研究一個對抗阿片類藥物依賴的中藥組方?

        青橋警覺地反問:你聽誰說的?

        羅小力昂起頭,故作神秘地說:這我就不能告訴你了,反正我的消息來源絕對可靠,你說是不是吧?

        小米勒很驚訝:阿片類藥物依賴是世界醫療難題,你在研究這個?

        青橋忙掩飾說:別聽她的,八字還沒一撇呢。

        這時,小霞推著柳若蘭從房間里出來,小米勒看見了,迎上幾步,半跪在老人面前遞上鮮花:奶奶,您好!我來看您了。

        小米勒就任北京辦事處首席代表,還肩負著爺爺交給他的一個重要使命:尋找韓戰中救過他的志愿軍女翻譯柳若蘭。小米勒費了很大勁,考察了很多同名者,也沒著落。那天,偶然在《大眾健康報》上讀到羅小力寫的一篇專訪,發現這個叫柳若蘭的老人,經歷、年齡和他要找的那個“牛諾南”基本一樣,進一步核實,果然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今天,小米勒就是代表爺爺來看望他心目中的東方女神。

        柳若蘭很驚詫:孩子,你是誰呀?

        我是誰?小米勒起身推著柳若蘭來到客廳:奶奶,我給您放一段錄像。

        眾人跟到客廳。不用說青橋,就連羅小力也猜不出小米勒玩的是什么把戲。早晨她接到小米勒電話,只說要向她提供一個重要的采訪線索。上了他的奔馳,不由分說開到青橋家樓下,還神秘地說,激動人心的時刻已經進入倒計時。

        小米勒把U盤插好,一摁播放鍵,60寸超薄彩色電視屏幕上,出現了老米勒的影像。滿頭銀發的老米勒對著攝像頭,一臉虔誠和肅穆,因為激動,他的嘴唇微微有些顫抖,兩道雪白的眉峰也上下跳動:小柳翻譯,我心中的東方女神,在冰天雪地的朝鮮分手,我們已經有近70年沒有見面了。一個多甲子啊,滄海桑田,世事變遷,你還好嗎?你還記得那個被你救治的青澀、愛哭,動不動就吵著要回家過圣誕節的加拿大戰俘,18歲的列兵米勒嗎?我幾次尋訪你,因為讀音錯誤,今天才如愿以償。

        老米勒出現在屏幕上的時候,柳若蘭的目光是茫然的,接著就是驚詫,那是記憶之門被人突然撬開時的本能反應。漸漸地,她的目光由驚詫變得激動,由激動變得深情,到后來便噙滿了淚水……


        2

        小米勒和羅小力走后,青橋試藥,意外昏厥。

        青橋被救護車緊急拉往燕北大學附屬醫院的時候,于雪菲接到了羅小力打的電話,問她有時間嗎?能不能一起喝杯咖啡。

        上次飯局后,于雪菲和羅小力已經成了閨密。

        要說與之交往的次數,牧婧要多于羅小力,但是兩人有一點例行公事的味道:在牧婧面前,于雪菲與生俱來的野性被貼上了封條,不能由著性兒生長,理智多于感情,順從多于爭辯。也許,是牧婧高冷中的不怒自威讓她有點發怵。和羅小力的交往就不同了,就性格而言,兩個人基本同類,都率真、奔放,都熱烈和陽光。只不過,于雪菲的奔放中帶著一股野性,像草原上奔馳的烈馬;羅小力的熱烈中透著幾分冷峻,如同剛剛淬過火的一塊好鋼。與牧婧的交往,基本是工作的需要;和羅小力的往來,更多的是情感需求。

        于雪菲從羅小力的語氣中捕捉到一縷憂愁,她的心情也被同樣的情緒所縈繞???,要不說是閨密呢,就連心情也像排成隊的雁行,可以通過翅膀的扇動相互傳遞。

        于雪菲是因為鄭嫣心煩,她已經規劃好了創業的基本輪廓,但是她需要一個得力的助手,將來她還要有一個精致的團隊。她想到了鄭嫣,不僅僅是由于陳偉的推薦,短短一次見面,她同樣感受到了這個女孩兒的干練與敬業,而這正是創業者所必備的素質??祲奂瘓F金玉其外、敗絮其中,以鄭嫣的善良,肯定難以長久地融合其中,她與陳偉的結識足以證明??墒?,鄭嫣的同事告訴她,鄭主管被總部派到美國去學習了,已經走了好久。這讓于雪菲有些失落。打電話問陳偉,陳偉也覺得突兀,說鄭嫣出國這么長時間本該和他打個招呼,他也挺納悶兒。

        這時接到羅小力的邀約,正中下懷。

        一個小時后,兩個閨密在星巴克,一人捧著一杯咖啡開始促膝談心了。

        于雪菲問羅小力,是不是特別喜歡青橋,性格豪爽的羅小力對這種直接射門的問話方式,還是有點不太適應。自從情竇初開,都是男士在她的面前俯首稱臣,沒有一次是她主動?,F在讓她對于雪菲的問話說是,對以往的高傲無異于蹂躪;不承認又實在有悖于內心,特別是以于雪菲和青橋的特殊關系,她必須讓這個和自己脾氣相投的姑娘,成為她愛情競技場的助攻,于是紅著臉,點點頭。

        這不就好辦了嗎。于雪菲喝了口咖啡,神態輕松地說:以你的顏值、氣質,稍加暗示,青橋還不得高興得不要不要的?

        瞎說吧你就。羅小力不無失望:青橋在情感上太木訥,根本不懂女孩兒。見面的話題,不是大侃當下世界正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就是念叨中醫藥怎么去傳承,真是撞鬼了。

        于雪菲歪頭想了想,問:我聽說好像有一個西洋小鬼子一直在追求你。青橋可是個心高氣傲的人,以他的條件,怎么會在情場上去爭風吃醋?

        羅小力嘆了口氣,說起小米勒如何死纏爛打,搞得她不勝其煩。因為這個“歪果仁”還不壞,又是一片真心,她怕傷害了他的自尊心。前些時候,小米勒死乞白賴約她喝咖啡,羅小力推辭不掉,索性帶了一幫人去攪局,想讓他就此斷了念想。沒想到偶遇“猥褻門”女主,說青橋猥褻女病人,這事聽起來就奇葩的不行,羅小力根本不信。她看見那個女人在酒吧隨兩個黑人走了,斷定她絕非良善之輩,于是一路尾隨到一所外國人居住的公寓。從送他們的“的哥”口中,獲取了女人賣淫的重要線索,并在公寓外守候到第二天拂曉,假裝掙外快的私車,拉上了“猥褻門”女主。在羅小力強大的精神攻勢和證據面前,這個女人承認了由愛生恨誣陷青橋的事實。因為害怕賣淫的犯罪行為被追究,在羅小力的“押解”下,到派出所自首洗白了青橋。在那次歷險中,小米勒表現搶眼,作為后援,隨時聽候羅小力指令。姑娘很滿意,不得不信守諾言,事后請他吃了一頓老北京炸醬面。這下壞了,這個“歪果仁”對面碼兒齊全的炸醬面贊不絕口,對搭配的芥末堆、炒紅果、驢打滾和豌豆黃也流連忘返,并由此對羅小力展開了新一輪攻勢,弄得姑娘哭笑不得,不知道怎樣拿捏才好。

        于雪菲一拍胸脯:這事問我,我是度娘呀。

        羅小力不信任地瞟了一眼閨密:問你?這不,剛打來電話,叫我下午一定要去他們公司一趟,說有重要的事面談。什么重要的事,哼,還不是公權私用,借機獻媚。

        于雪菲樂了:蚊子來例假,多大點兒個事呀?我在國外遇見的洋鬼子多了去啦,對付他們我有秘笈。

        什么秘笈?羅小力很認真地問。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于雪菲一口喝干杯中的咖啡,站起身說:他不是讓你下午過去一趟嗎?我跟你一塊兒去會會這個西洋小鬼子。他怎么騷擾你的,我今天就去怎么騷擾他。

        羅小力起身背上包,調侃說:這是騷擾?我怎么聽著像是以身相許呀。

        于雪菲回頭瞪了一眼羅小力:什么以身相許,兩肋插刀好不好?


        3

        兩人開車來到韋斯林駐北京辦事處,一到前臺,于雪菲就喊:叫你們老板出來,本小姐要會會他。

        接待小姐見狀,嚇了一大跳,她在這個位置已經站了兩年,從來沒有一位客戶一進門就大呼小叫,何況還是一位衣著時尚,相貌姣好的美女。忙上前招呼:小姐,您有預約嗎?

        有。于雪菲說:《大眾健康報》當家花旦造訪,讓他快點倒履相迎。

        沒等接待小姐說話,一個聲音從樓梯上傳來:羅小姐來了嗎?歡迎,歡迎,熱烈歡迎。是小米勒從二樓跑下來,見到羅小力他笑逐顏開,伸出雙手做出擁抱狀。突然,背對著他的于雪菲猛一下扯起風衣下擺,一個漂亮轉身,做了一個楊子榮“打虎上山”中的開場亮相,大叫一聲:呔!

        小米勒嚇得一激靈,羅小力忙介紹說:這位是加拿大韋斯林公司駐北京辦事處首席代表米勒;這位是我的閨密,于雪菲小姐。

        于雪菲這才注意到墻上中英文對照的公司名稱:噢,你就是小米勒?

        小米勒挺一挺胸脯,回懟道:正是,你原來就是于——雪——菲。

        于雪菲瞪了他一眼:什么叫原來就是?本小姐原來是,現在是,將來也是。

        小米勒高興地解釋:我的祖父每次來電話都會問我,有沒有一個叫于雪菲的女孩來公司求職?說一旦你來求職,讓我安排一個好的職位給你。

        你祖父?于雪菲一頭霧水:等等。你祖父不是韋斯林公司的創始人嗎,他怎么會知道我?

        當然知道。他就是你在公司門口遇見的那個老園丁呀,不是還澆了你一身水嗎?小米勒興奮地伸出雙手,要和于雪菲來一個擁抱。

        啊,那個老園丁原來是你的爺爺?怪不得說要代替你完成對我的面試呢。于雪菲向后退了一步:讓我捋一下哈,你是老米勒先生的孫子,在受派前往北京任職前約了我面談,因為得意忘形,放了我的鴿子,對吧?如此說來,我并不欠你一個擁抱,你倒是欠我一個道歉。

        是,我向你道歉。小米勒雙手合十:如果你肯屈就,本處虛席以待。

        那就不必了,既然回北京了,我要自己創業,不會再給你打工。

        小米勒沒想到于雪菲會斷然拒絕,他聳聳肩,做出一副遺憾的神態。

        于雪菲大大咧咧說:既然是老熟人,咱們說話更不用拐彎抹角兒,本小姐今天來,就是想和你挑明一件事,以后不要再騷擾羅小力,她已經名花有主了。

        名花有主?怎么可能。小米勒作出一副打死也不相信的表情。

        于雪菲拍了一下小米勒的肩頭:有什么不可能。中國女孩兒含蓄,人家不好意思讓你死得太難看,你就別蹬鼻子上臉了。

        正在興頭上的小米勒,像泄了氣的皮球,頓時沮喪的不行:小姑奶奶,你說的是什么呀,我聽不懂。

        于雪菲哈哈大笑:小姑奶奶?這個詞兒我喜歡。孺子可教,行,以后再想騷擾沖我來,看小姑奶奶怎么調教你。

        小米勒在下樓前,本來還沉浸在一片喜悅和興奮中。

        興奮當然是有理由的,那天他約了羅小力去看望柳若蘭,現場開通視頻,兩位跨越半個多世紀的老人,喜極而泣——把記憶展開撫平,原來有那么多感人的細節在歷史的皺褶里休眠。特別是最后的生死守望更是令聽者動容,連小霞都蹲在柳若蘭面前,激動地說:奶奶,您真了不起!

        她確實無法把眼前這個滿頭白發的老人,和那個颯爽英姿的志愿軍小女兵聯系起來。當年,18歲的老米勒在韓戰中成了志愿軍戰俘。由于語言不通,又加上被“洗腦”,驚恐萬狀。是志愿軍的女翻譯柳若蘭消除了他心中的恐懼,并采來草藥治好了他的急癥。兩個不同文化背景的年輕人,因為善良而彼此心意相通。后來,老米勒偶然聽到韓軍戰俘要劫持柳若蘭,舉行暴動,就毅然把這個消息告訴了柳若蘭,并配合警衛連粉碎了敵人的陰謀。

        那天從柳若蘭家出來,小米勒望著眼圈兒發紅的羅小力說:你不覺得這是一個很有賣點的新聞題材嗎?

        羅小力瞥了他一眼:我首先把它當作一個令人感動的友誼傳奇。

        小米勒雙手一攤:不過是視角不同而已??傊?,你覺得不虛此行就好。

        羅小力臉一昂:賣關子吧你就。又盤算什么鬼點子,不妨直說。


        微信圖片_20230328110322.jpg


        噢,No,No,小米勒連連搖頭,這是一個十分重要的話題,必須要有莊嚴的儀式感,你等我電話吧。

        上午打電話邀約羅小力見面后,小米勒和吳迪談了他拓展業務的設想。

        燕北社區居民文化層次普遍偏高,很多是高校退休教師和職工,他們的消費理念,對周邊社區乃至整個消費群體都有強大的引領作用。韋斯林公司的產品設計和商業理念,和他們的消費需要和價值取向契合。如果韋斯林能夠進入燕北社區,并站穩腳跟,無疑將極大地推動銷售業績的提升。

        吳迪認為很難做到。漢伯主政時他就找過牧婧,被拒絕了。牧婧的觀點是,保健品直接關系到居民的身體健康,必須要有懂行的人把關,對產品質量進行評估和鑒定后才可以考慮進入;僅憑他們公司單方面拿出的鑒定和介紹,不足以放行:米勒先生,你不要太過自信。那個牧婧很難說服,她有自己的原則和底線。

        小米勒連連搖頭:No,No,密斯特吳,你是不是太悲觀了?我不否認你曾經的付出。不過,現在不同了,我們有了青橋,有了羅小力,還有了柳若蘭和我爺爺感人肺腑的人生傳奇,只要盡早把那一段故事寫出來,就可以為韋斯林公司的業務拓展提供強大的情感支撐。

        吳迪雖然認同小米勒的說法,但還是覺得他對困難估計不足。羅小力未必會俯首聽命,因為像她這樣心高氣傲的記者很顧及自己的羽毛,文章沾染過多的商業氣息會被同行詬病,而老米勒和柳若蘭,也未必會同意把他們的這一段經歷用于商業性炒作,讓小米勒不要太樂觀。小米勒卻信心滿滿。就在他和吳迪討論得正熱烈時,聽見了樓下的喧嘩。他知道是羅小力駕到,這讓他非??簥^。

        小米勒沒有想到,羅小力帶來的這個女孩兒如此厲害。

        這個典型的中國美女與眾不同,美麗中張揚著一股野性,像是刺玫,看上去艷麗,伸手去摸就可能會被它鋒利的尖刺扎傷。

        羅小力也覺得于雪菲的攻勢過于凌厲,她怕小米勒下不來臺,忙在一邊打起圓場:米勒,我的這個閨密心直口快,你別介意啊。

        她低估了小米勒的抗擊打能力,對于雪菲的狂轟濫炸,小米勒只有十幾秒的尷尬,很快就平和如初了,開始以守為攻:于小姐,我可以把你的話當作——小米勒雙手朝上,做出一副冥思苦想的神態,然后蹦出幾個字,一種鼓勵嗎?

        于雪菲向小米勒揮了揮白嫩的小拳頭:作,還作?信不信,我一腳把你踹到北冰洋,讓你去陪北極熊跳倫巴。

        小米勒擺出舞蹈范兒,原地轉了兩個圈兒:太好了,這真是一個非常美妙的創意。不過,現在我已經準備好了上等的咖啡,雖然追求羅小姐成了一種罪過,但不妨礙我們洽談進一步的合作。

        三個人來到裝潢考究的會議室。吳迪已經在那里等候,見到于雪菲有點詫異,他為眾人斟上咖啡。

        小米勒一指吳迪:這是我們辦事處的副代表,密斯特吳。

        于雪菲一擺手:不用介紹了,我們認識。又調侃說,在舊中國這就是二鬼子,也叫買辦?,F在呢,叫外國商社的中國雇員,正宗的高級白領。

        吳迪有些尷尬,小米勒忙緩解氣氛:她很厲害,她是小姑奶奶,她還要打我呢。在眾人一片笑聲中,小米勒用手正了正領結,神態認真地說,羅小姐,我想請你執筆寫一篇文章,發表在《大眾健康報》上,我會支付高額的稿費。

        羅小力淡淡地說:寫稿是我的工作,另付稿酬就不必了。不過,我要聽一聽是什么文章,我愿不愿意寫。

        小米勒注視著羅小力,目光中依然有掩飾不住的欣賞。

        于雪菲瞪著小米勒,吼:嘿,看什么看,小心點,別看在眼里拔不出來了。

        小米勒有點無奈,他討好地沖于雪菲笑了笑:羅小姐肯定愿意寫,就是那個感人的世紀傳奇,我正式向羅小姐提出邀約。

        羅小力點點頭:如果當事人同意的話,我可以寫。(六)

        標題題字/張克軍


        成人久久精品一区二区三区_激情按摩系列片aaaa_a毛片真人费观看_国产精品亚洲精品日韩己满十八小
              <acronym id="extas"><li id="extas"></li></acronym>

              <var id="extas"><output id="extas"></output></var>

            1. <input id="extas"></in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