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xtas"><li id="extas"></li></acronym>

        <var id="extas"><output id="extas"></output></var>

      1. <input id="extas"></input>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山塘街評彈

        微信圖片_20230816094617.jpg

        一腳又邁進山塘街來,從有一些時尚的大馬路上走下來,一下子就跌落進這幽深的歷史里。腳下的石板路,清一色的是石條,厚重而粗糙,凹凹凸凸,有多少個朝代,已從這石條老街上無聲地走過了呢?這些石條們都記下了些什么?唐朝的雨?宋朝的風?元代的雪?明清的桂花香?評彈昆曲嗎?石條們不說話,一任我在它們上面有一些踉蹌地走過。

        街兩邊,一概是老宅老屋,老店鋪,二層樓上的一列列小窗子,都關閉掩藏著不知有多少好故事。我已來到一座小小高高的拱橋邊,橋上的石條依然老舊而粗糙,也同樣不知多少時光在這上面已掠過。登上去,什么都看到了,街市、小巷、粉墻黛瓦,當然還有流動的河,與在水上來往的船只。

        過橋,沿南岸行,一排老宅第多被辟為街市門面。冬日里的桂花樹早已無花,上次來時,這里的幾株桂樹正繁花滿枝,桂香在岸上水中流蕩開來,撩撥著人們的心緒?,F在桂花已沒有,我的雙眸竟忽視了它們的存在,而被一些別的什么繁華物事所取代。

        這里老宅門面簡凈,恰是蘇州的一種低調與隱忍。這次來蘇州,又去了一次張家花園的,也就是網師園,諾大一個園林,就隱避在一個窄小的巷子里,一走進去,便令人驚艷不已。眼前的這個老宅,上面有“御苑”二字,有“御”字者,往往要與“皇家”有著瓜葛,這宅院里必也有著一種輝煌的吧。幾次來山塘街,我沒有走入,今天依然沒有理由走入。

        水邊一枚女子在臨水照影,古時的女子,忽然就在我的身邊了,她旁若無人,依水而立,飾環佩,著長裙,發髻高挽。女子很小,年方二八模樣,手把一卷書,看上去是那樣線裝詩書,近瞥了一眼,竟是無字,是無字書!我驚駭了,是無字天書嗎?原來我的身旁,在這七里山塘邊,臨水伊人卻是仙人,是天上人!“做一首詩好嗎?”我在心里這樣問她?!鞍±?,你和不來的啦!”恍惚中,她似這樣用蘇州話回我了。古時山塘街上的才女多的是,比如李香君、陳圓圓,還有好多,就是從這里走了出去。

        幾次來蘇州,都夜宿于山塘街上,這次又下榻在山塘客棧。評彈昆曲之聲,在吳儂軟語間,是那樣的和諧自然,天人合一。亦如這山塘街上長長的石條與兩邊的粉墻黛瓦,以及碎門板,小扇木窗的那般意味相依。這評彈昆曲之聲,也與河水相融相隨,河水在流動,來自每一個縫隙的三弦琵琶之聲,也在流動,一上一下,相纏相繞,相從相歸。它們一橋遞進一橋,一橋連結一橋,就如秋日桂花的香,一處相結一處,香滿山塘,香滿姑蘇。


        微信圖片_20230816094544.jpg


        算是兩次聽評彈昆曲了,可笑的是,并不能知道聽到的是評彈還是昆曲,耳邊只有吳儂軟語般的那些個柔軟與清越。一次,山塘客棧的鄰家,是個專門的評彈昆曲館,當我們登上樓去,來到場子里,那婉轉之聲即徐徐收了。第二次,是我與姑蘇的幾位詩人朋友相攜訪柳如是墓歸來,走入一家老舊的評彈昆曲館,一個老年人,在臺上說唱一個長篇故事,聲音有些沙啞,就如一個老書法家在那里揮毫,字跡蒼渾。因是心里還有事情,也便匆匆離去。

        此際,入夜的山塘街,有一些燈紅酒綠。燈紅是實寫,街燈河燈多為那種宮燈,泛出來紅暈;酒綠,是這里耳邊的吳儂軟語,是這里眼前的市聲煙火。

        “今天要好好聽一聽蘇州的評彈?!蔽液屯瑏淼睦袭嫾依钕壬f。河燈紅成一條紅河,在紅河的光暈里走,我們走入一家“山塘評彈昆曲館”,二樓上傳來的柔軟清越之聲,都先后滑落在河水里,又跌宕到四處去。

        登上樓去,二樓分南北兩個場子,一處昆曲,一處評彈。我們先點了評彈,昆曲今夜也便不得而聽了。碎花藍布幾上有熱茶端上來,木椅卻都是將軍椅,一位位顧客都應該坐得很周整,臺上有扮相,臺下有坐相,這也是要各有其相,相互照應,相互和融嗎?

        這里十點閉館,坐在二樓時,已是近九點半。我們今天竟是獨享到三段彈唱。手拿琵琶的女子,俏麗,圓面,身著旗袍;手握三弦的男子,身著長衫,也是英俊。我們先獨享到了《夜探》《紅樓夢》里寶玉夜月探問黛玉病情那一段;又一段為《宮怨》,是說楊玉環貴妃的,這個“怨”字,應是與李隆基有關的內容了;最后一段《楓橋夜泊》,是簡短地彈唱了一遍唐人張繼的那首詩。


        攝影  張逸良.jpg


        說獨享,今夜受眾竟是我們二人。

        “十二樓中月自明”,這是男子先為我們的彈唱,唱不露齒,字音在口里翻轉到有味才吐出來?!拔鲗m夜靜萬花香”,這是女子唱《長生殿》里的《宮怨》,她的琵琶之聲上揚起來,她把那個“香”字下壓出了不少韻味,然后便頓然收起了。女子的不亢不卑,和她的彈唱相得益彰?!霸侣錇跆渌獫M天”,男子繼而復彈唱起來,他的聲音渾厚低沉,婉轉中更多的是清越。他聲音和做派里,有一種江南男子清越里不失的堅毅,在他的一揚眉,一凝視中,我是一一捕捉到了。

        女子的琵琶之聲是上揚,男子的三弦之聲是下壓,是一種陰陽的和諧之美。女子的彈唱,尤得人心,她比男子要婉轉,要有張有弛了許多。還有,這女子在唱腔里面,多了許多顫聲,生澀里含著稚嫩,百般柔媚,如同七里山塘河水被木槳劃出的那種聲音的妙韻。女子的唱也為每不露齒,齒隱口中,唱味便醇厚地出來了,這樣獨有的聲音,是只能用來征服人的嗎?

        女子問我們聽懂了嗎?我們說沒有聽懂。女子說,沒有懂,就對了,這說明我們的演唱也還比較傳統。

        外面河燈的紅暈浸透了窗子,涌進屋宇,涌向欲醉的聽評彈的兩個北方人。

        窗內柔婉的聲音又沖出窗子,撲向紅河,跌進紅河,跌落在過往行人的懷中。


        成人久久精品一区二区三区_激情按摩系列片aaaa_a毛片真人费观看_国产精品亚洲精品日韩己满十八小
              <acronym id="extas"><li id="extas"></li></acronym>

              <var id="extas"><output id="extas"></output></var>

            1. <input id="extas"></in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