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xtas"><li id="extas"></li></acronym>

        <var id="extas"><output id="extas"></output></var>

      1. <input id="extas"></input>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渤海灣之戀

        未標題-1.jpg

        老家村口,新立的村碑,正面“馬埠莊子”幾個隸體字赫然醒目,背面是村史:

        該村位于招遠市最西北角,西鄰萊州,北瀕渤海。據傳,元朝末年,由卞姓、姜姓、辛姓、史姓等人家,靠海自然形成了幾個小漁村,在海邊立鋪打魚為生。洪武二年,渤海灣大地震,荒沙吞蝕居所,迫使南遷,共建莊園。因沿海有一派土丘,春來雜草繁茂,易牧馬,故取名馬埠莊子。明后期,馮、陳、朱、張四姓分別由掖縣城子、新城遷入,馬埠莊子村名沿用至今。1943年前屬掖縣(今萊州)所轄,1944年劃歸招遠界。

        洪武二年那場大地震,摧毀了在海邊立鋪打魚的卞姓、姜姓、辛姓、史姓等漁村,除了姜姓,其他幾個姓氏從此消失,不知所終。

        本家姑姑,嫁給了一個姜姓生產隊長,這是我所知的唯一姜姓人家。據母親講,姑姑年輕時不小心給生產隊的牛吃了釘子,牛死了,姑姑怕挨斗,不得不嫁給了生產隊長姜福英。前些年回老家,還見過姜福英,按輩分我該叫他姑父。他七十多歲,早沒了當年生產隊長的神氣,耳背,木訥,尖下巴,關公臉,一副倔老頭兒模樣。姑姑七十有余,依然窈窕,嫵媚的大眼睛,顧盼傳神,說起話來,讓你半天離不開地兒,我每次都神癡了似的只管聽她說,很享受她的能說會道。說起傷心事,她眼淚瞬間就能流出來。我常想,這樣一個漂亮的能說會道的姑姑,要是趕上好機會,說不定是個好演員或是演說家呢!心里直替姑姑惋惜!

        明后期的馮、陳、朱、張四大姓氏,至今仍是村里主體。我母親陳美庭,父朱克奇,典型的朱陳聯姻。

        據我考察,現今村子所在地,應是洪武二年渤海灣大地震后的南遷莊園。不過,村民已由打魚為生,轉為農耕為主。雜草繁茂的土丘,種上了莊稼和樹木,牧馬看不到了,偶爾會有幾只山羊在草叢中隱沒。長輩說,原先村莊四周有門,故有莊園之說。

        渤海灣,在村莊以北,大約2華里,步行20分鐘。這個距離,對漁民來說,似乎有些遠了,但對于被大地震威脅的人來說,可能是最安全的了。

        小時候,聽說過海嘯,有一陣兒傳得挺厲害,好像很快就要來了,心里那個慌啊。想的最多的是往哪兒跑。往東往西都不行,只能往南山上跑。南山有多遠?天氣晴朗的時候,隱約可見黛青色山影。我恨不能腋生雙翅,飛臨南山頂。后來,慢慢不提海嘯了,我還是會望著南山發呆。打開屋門,南山就在眼前,卻又遠不可及。到不了的南山,就像命中注定的某種距離,讓我充滿無力感。

        渤海灣以南,村莊以北,有大片沙丘(大約是曾經牧馬之地),蘆葦叢生,雜草繁茂。文革期間,社員們晝夜奮戰,開墾種植了一大片松樹林,也叫防護林,成為村莊一道天然屏障,抵御著冬天嚴寒凜冽的北風。海灘上生長著很多槐花,我和小伙伴經常去采摘。小時候,沒感覺大海多親近;離開后,才感覺大海真是我的故鄉!

        每次回去,必去海邊走一走,像一個儀式,像看望一位好友。漁船還是那么破舊,沙子還是那樣細致,海鷗掠過海面,一切都是舊年影像。

        明后期的四大姓氏由掖縣城子、新城遷入,故口音與萊州一致,迥異于招遠。據說,抗戰時為了聯絡方便,由萊州劃歸招遠。故祖上應為萊州人氏。上世紀90年代初,我在煙臺市監察局工作,幾次到萊州調研,印象頗好。尤其三山島大螃蟹,真乃一大美味!難怪老父親說:“哪里的海鮮也比不上渤海灣的?!遍_始不以為然,天南海北吃一通后,不得不承認老父親說的有幾分道理。

        掖縣,位于膠東半島西北部渤海灣畔,枕山襟海,號稱“三齊之巨鎮”。清人顧祖禹謂之“內屏青齊,外控遼碣”,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夏代境內置過國,為膠東最早的封國。商、西周時屬萊國。周靈王五年(前567)齊滅萊,置夜邑。秦屬齊郡之黃縣。漢高祖四年(前203)于境內置掖縣,為東萊郡治。西晉、南朝宋、北魏,相繼為東萊國、東萊郡、光州治所。隋、唐為萊州(期間曾一度復為東萊郡)治,五代、宋、金、元因之。明洪武元年(1368)為萊州府治,六年降為萊州,九年復為府治。清沿之,至民國二年(1913)裁府留縣,1988年置萊州市。


        渤海灣之戀1.jpg


        萊州現有資料可考的1000多個村莊,明代之前所建寥寥,多為明代四川移民及后裔所建。據說在萊州沙河鎮佛臺子村,有一株三個成年人手接手才能合圍的黑彈樹,經專家鑒定樹齡約600年,原產地恰是幾千里之外的四川省寶興縣一帶。據當地近年調查統計,境內現轄村莊,明代以前建立者64個,明代805個,清代建立的183個村則多由上述村莊析出。由此算來,明代四川移民的后裔構成了今天當地居民的主干。

        膠東一帶,除四川移民外,無論山西移民,還是“小云南”移民,多稱“明初”“洪武初”“洪武二年”,與萊州四川移民時間驚人的相似。

        這么多人在洪武二年遷移而來,說明那場大地震很可能將膠東半島摧毀殆盡!

        據說:明洪武二年發生海嘯,膠東大地一片汪洋,平度祝溝鎮的兩目山一天淹沒兩次,這里成了航海行船的避風港,至今還有船錨遺留在山石夾縫間。故有“洪武二年渾水淹,一天兩沒兩目山,淹到濰縣城東關”之說。

        據說,洪武二年發大水,膠州萊州親了嘴。洪武二年,昌邑北有個白沙縣,縣城南有座石拱橋,來了一場大地震,整個縣城落入大海中。特大的海嘯,淹沒了大半個山東,山東河北沿海一帶,無一生存。

        洪武二年的渤海灣大地震,是否引起地殼變動?東營油氣田是否與這次地震有關?據說,原黃河入??谑窍蚰?,通過微山湖流入大海,由于特大地震的關系,改道從東營流入大海。渤海灣油氣田是地震裂帶上的連帶關系。專家說,有些地帶本無石油,一發生地震裂帶,別處有油的地方淌過去了,這種現象是經常有的。

        如上考察推斷,洪武二年,渤海灣大地震,引發海嘯,淹沒膠東大地,祖先遷移而來,有了后來的家園;大地震引起地殼變動,可能裂變出今日之勝利油田,成為我走出家園后的第一站。后來暫居煙臺、落戶京城,都是圍繞渤海灣行走,大一圈小一圈而已。

        我出生時,我那可以牧馬的莊園已經800多年,如果從洪武二年(1369年)算起,也有594年了。

        我的祖先是否由四川遷徙而來?不得而知。家譜顯示,到我爺爺朱得仁這一代,是第12世。爺爺年輕時外出謀生,家業落??;土改時,除了幾間祖屋,土地、田產、浮財都充了公。記憶中一處場院和一個菜園,直到上個世紀70年代初,還歸我家使用。菜園子不大,里面一口水井,幾棵桃樹,長滿雜草。場院有籃球場那么大,我經常斜穿過去姥姥家。后來都被別人蓋上了房子。據父親講,太祖爺朱廷芳時,家業最為發達,有兩三百畝地。到祖爺朱鳳書,因兄弟分家,只剩下百十畝土地。

        我難以想象,在這片土地上,祖先們怎樣地辛苦勞作,綿延不絕,積攢起一份家業。而今,他們像海邊荒沙一樣,塵埋不知所往,留給我的就只有一個個名字。從歷代祖先名字排輩中的“倫”“學”“書”“仁”“義”“禮”等,就看得出這應是一個崇尚詩書禮儀之家,崇尚治邦安國情懷、沖霄云漢氣節,也有對土地的熱愛。作為耕讀之家,他們的子孫并未有什么顯赫記載或傳說。最令人稱道的是爺爺三堂弟朱得珍爺爺了,他是北京對外經貿大學俄語教授,文物收藏鑒賞家。他的兒子成了地道北京人,詩人、作家,對詩詞書畫都有鑒賞,擅長舊體詩詞,著作若干。

        三爺爺朱得禮之孫朱悅輝,天資聰明,小我一歲。兩家住前后院,經常一起玩。他穿戴上奶奶的長衫、帽子嚇唬大妹,我對他的沖鋒槍很是羨慕。朱悅輝初中時隨其父遷至北京,后考入清華大學數學系,畢業后在中科院工作,后移居美國,現在是美國通用汽車公司的工程師。偶有電話來,聊聊思鄉情。這兩套院落,是祖爺朱鳳書留給幾個兒子的,土改時幸未充公。目前,由我父母居住。

        祖先們的女人,和中國古代所有女人一樣,沒有自己的名字,張氏、王氏、李氏、劉氏、白氏……到了我奶奶,才有了一個屬于自己的名字:張鳳鳴。他們基本都是一夫一妻,很少納妾。

        我常常思念故鄉,我想退休就回到故鄉,認認真真的給故鄉寫一本書……


        成人久久精品一区二区三区_激情按摩系列片aaaa_a毛片真人费观看_国产精品亚洲精品日韩己满十八小
              <acronym id="extas"><li id="extas"></li></acronym>

              <var id="extas"><output id="extas"></output></var>

            1. <input id="extas"></in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