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xtas"><li id="extas"></li></acronym>

        <var id="extas"><output id="extas"></output></var>

      1. <input id="extas"></input>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古松流水聞棋聲

        微信圖片_20230309151237.jpg


        結識儲福金久矣。溫文爾雅,謙謙君子,白皙的臉上常是佛陀般的瞇眼惺忪,笑容可掬。雖異地遠隔,不常得見,但時在念中。牢固的媒介是他的寫作。真正的文如其人,長期保持著一種平穩寧靜,不驚不乍。天生的純凈,淡泊,唯美,讓他的單純的風格化敘述有著詩的韻律。語言典雅純正,遣詞不逞機智,各個句子毫不出奇,通篇看來則和諧且富彈性。不滑不膩,似水浸過,晶瑩盈潤,透出一種沉靜澄明,緩緩注入人心深處。

        我是那么仰慕福金的文字。數年前在一個文學活動上見到他,知道他居然從來沒有拿過全國性的文學獎,大為驚訝。很是為他抱屈。獲獎固然不是寫作的目標,評獎遺珠卻無論如何是一種憾事。好在當時他的短篇《棄子》正被廣泛轉載,坊間一片好評,我為之高興不已,滿心以為一定會在即將開始的那一屆魯獎上榜,不料又一次失望。

        福金是常人,有常人一樣的喜怒哀樂。屢屢與獎失之交臂,在獲獎者眾的江蘇,他應該難免落寞。但這并沒有影響他的寫作。多少年來,他獨有的思想基調、敘事風格一如既往,毫不動搖。也許是在圍棋里消解了太多的心術、兇狠、險惡、猛烈,在他的小說世界里,看不到英雄登高、豪強呼嘯,看不到劍拔弩張、殺機戾氣。他筆下人物多是升斗小民,在生存的種種壓力和不幸中逆來順受,被動于命運的安排和作弄,卻又有著承受痛苦與不幸的韌性。他用幾十年的不懈堅持著他的文學表達——用不變的方式處理多變的對象:現實的人生復雜多變,故事的人生卻單純淡定,通過個性化處理,在紛繁復雜的浮躁的世界尋找心靈的凈土。

        在評論家張陵看來,“儲福金的作品讀起來并不難,品味其間的妙處也不難。但要說出點更深的道道就不那么容易了。好作品總是讓人無法一下子望到頭,總是讓人不斷能讀出新內涵?!保ā对诟≡甑氖澜缋飯猿中牡某领o》)幾乎所有的評論家,都注意到有些奇異的儲福金現象:在一個劇烈變化的時代多少作家的創作心態會隨著現實觀念的變化而調整,并且是較大幅度的調整。但是在儲福金小說的情節安排以及人物關系里,很少直接觸及那些看起來深刻的社會矛盾現實沖突,他似乎在有意繞開所有的重點、熱點、難點、痛點。即使是那些具有破壞性的重大沖突,也似乎沒有影響他寫實的閑庭信步,沒有給他帶去任何敘事上的風險與挑戰。文壇上眼花繚亂的領異標新二月花、城頭變幻大王旗、各領風騷三五年,隔三差五的一窩蜂跟風,絕對看不到他的身影。他在文壇似乎是一個特異的存在,讓我總是會莫名其妙地想起戴望舒的《雨巷》,那個打著油紙傘在悠長、寂寥、寒漠、凄清的雨巷默默彳亍的獨行者。

        那么,他追求的是什么呢?

        我在他的《棋語系列》里發現了答案:透過現實的表層,看到生活深層的動人之處。他寫實功底極深,卻常常讓寫實帶有非寫實的韻味。他對人生對藝術有超常的悟性,常常會更多地描寫神秘的個人情感,他真的不想直面那樣慘痛的人生,而寧可多一點人生夢幻。在黑白再無彼此的那一刻,痛苦幾乎消失殆盡。諸般念頭,種種悲喜,最終化為一片慈善祥和的柔光。

        這是儲福金的藝術氣質,也是他的文學理想。

        這樣一種對現實的文學回應,獨特而深刻。認識這種獨特與深刻需要時間和耐心。

        儲福金下圍棋是有段位的,其小說海內一品也早有定論。作為一個頗負聲望的寫作者,他的文學經歷及成就,始終都與圍棋相關。即便愛情小說,也常是因棋結緣。小說標題“棄子”、“見合”直接就是圍棋術語。他把顯而易見的寓意落到生活和棋枰的細微處,用真切扎實的細節和棋理,講述人生的棋局,卻不落編造痕跡,似幻似真,正是小說的高境(見張定浩《我所見到的2016年短篇小說》)。他的兩部長篇《黑白》和《黑白·白之篇》,在中國小說史和中國圍棋史上,都是繞不過去的標桿(見陳福民《儲福金:黑白兩世相 利鈍一身心》)。他在棋語小說中,由棋而道,由物及人,以自己同時作為圍棋高手與優秀作家的難得機緣,通過借助棋枰的文學寫作,完成了對于一個個理想世界、理想人格的想象與建構:世相紛紜,得失利鈍原本無序,惟有潔凈身心才具有真實的參照性(同前)。他的小說與圍棋,倘借他擅長的圍棋論,是一種見合;倘借他同樣見解甚深的佛學論,是一種圓融。

        圍棋無疑是一種智力運動,表面的簡單黑白因其規則而千變萬化。一黑一白,包羅萬象,大千世界,盡在其中。令我極感神秘又心向往之。偷偷地學了幾次,一再證明了自己的愚笨,終于卻步。

        然而,圍棋在傳承中早已超越智力競技、智力游戲的層面,而與主流哲學、文化緊密關聯。古人有大量作品把棋與琴、棋與酒、棋與山水園林等置于一處吟詠,借棋言理、借棋悟道,把圍棋與人格、胸襟聯系到了一起。廟堂上以棋喻政軍外交,戰爭中以棋喻將帥風度?!稌x書》在刻畫東晉謝安的“雅量”時,主要借助了弈棋的細節:大敵當前,“京師震恐”,作為大都督的謝安,若無其事與人對弈,身處危局而“矯情鎮物”,信手一枰間,血腥的廝殺就在咫尺之外;而文人們則以棋喻時局,“聞道長安似弈棋”(杜甫),“由來國手算全棋,數子拋殘未足悲”(錢謙益),之類。但我更喜歡圍棋的另一個向度,即作為一種純粹的精神生活,超然于功名利祿之外。宋人喻良能有一首《弈棋》詩:“睡余無俗役,信手一枰間。勝負何須較,神情正欲閑?!狈Q與朋友弈棋是與“俗役”相反的雅事,根本不在意勝負,追求的只是“神閑”、“信手”的瀟灑人生。

        弈棋固然需要強大技藝,但只有在其追尋棋道的過程中達到物我兩忘,方是至高境界。一如謝安,沉穩,內斂,胸有丘壑并不張揚,內心溫潤如懷抱瓊瑤,白衣卿相,名滿天下,堂堂南渡第一流人物,一生只為瀟灑而來。這樣的人,可以在山中隱居,卻無法從世人眼中淡出。

        蘇東坡“素不解棋”,但其名篇《觀棋》中的“獨聞棋聲于古松流水之間”,何等清幽脫俗。而“勝固欣然,敗亦可喜”,更是道出了圍棋超越競技的文化屬性。因此緣故,我特別喜歡“坐隱”、“手談”這類圍棋的別稱。也更加明白,人生的許多事,勝與負、成與敗、得與失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能夠始終保持一種安詳——尤其是在一個崇拜權、名、利,蔑視清、廉、恥的時態中。

        時運莫測或如棋,心境淡定可似水。

        愿以此感悟貢獻于福金兄。愿他徜徉于粉墻黛瓦、卷簾閑窗,于翠微回旋中,闡釋棋道與人生的盈沖消長。又或者陶醉于黃花翠竹、薄酒淡茶,于或婉轉或激越中,勾勒出一顆顆鮮活的棋魂、一幅幅令人過目不忘的人生圖景,漫過文本的思緒跨越時空,連最微小的細節也散發芬芳。


        成人久久精品一区二区三区_激情按摩系列片aaaa_a毛片真人费观看_国产精品亚洲精品日韩己满十八小
              <acronym id="extas"><li id="extas"></li></acronym>

              <var id="extas"><output id="extas"></output></var>

            1. <input id="extas"></in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