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xtas"><li id="extas"></li></acronym>

        <var id="extas"><output id="extas"></output></var>

      1. <input id="extas"></input>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建湖散記

        微信圖片_20230728154007.jpg

        微信圖片_20230728154039.jpg

        建湖縣屬鹽城,雖然從未至此,但是似乎卻很熟悉。緣于這里誕生了彪炳歷史的名人。

        建湖原名建陽,南宋末天崩地坼之際,從這里走出了與文天祥齊名的民族英雄陸秀夫,因福建也有個建陽縣,1951年7月改名建湖。陸秀夫即出生于此。他背負幼帝崖山蹈海,在中華民族史冊上,成為成仁取義的忠貞符號。元翰林學士姚燧有《題陸秀夫抱衛王入海圖》詩,對陸秀夫表達了無比崇仰尊重之情:“板蕩純臣有如此,流芳千古更無前?!边@也是建湖留給中華民族寶貴的精神財富!

        我更為熟悉的則是喬冠華,我和他的兒子喬宗淮、女兒喬松都相識,在我的雜志編發過他們回憶父母的文章。喬冠華為我的書寫過序,喬松都還送給我她寫懷念父母的回憶錄《喬冠華與龔澎——我的父親母親》??梢哉f,對喬冠華其人是耳熟能詳。1971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恢復合法席位,喬冠華那幅仰頭大笑的照片瞬間傳遍了全世界,讓中國人和世界各國領略到中國外交家的風采。當年父親見到照片,贊嘆:這是名符其實的風度!那一年我21歲,從此對喬冠華的印象深入腦海。建湖有陸秀夫和喬冠華的故居,可惜只有一天的行程,不能去瞻仰,也是令人遺憾。陪我們一行參觀的喬宗華先生,一望那面相、身高和名字中的輩分,猜是喬氏同族,經詢果然不錯。他向我說了喬家兄妹回故里的事情,令人生發感慨。

        建湖也是革命老區,是新四軍的根據地之一。我熟讀過張愛萍之子張勝將軍的回憶錄《從戰爭中走來:兩代軍人的對話》,腦海里對老區革命斗爭的艱苦卓絕留下深刻的印象。在九龍口建湖縣黨性教育基地里,給人的印象更得到深深的印證。那些歷史烽火的履跡令人心潮激蕩。歷史不能忘卻,歷史也為建湖帶來沉掂掂的分量。

        九龍口是建湖風景勝地。鹽城是全國唯一無山的城市,建湖無山卻有近十幾萬畝的蘆葦蕩濕地,浩浩蕩蕩,一望無際。城市里的人很難看到天高云淡下風吹蘆低的景色,人們更想不到:一萬年前海岸線就在今天建湖縣以西的九龍口一線,是一片淺水海灣。滄海桑田的變幻,真是一個人間奇跡。海水的不斷退去和沖刷,形成沙堤,阻斷了大海,形成一個又一個深淺不一的潟湖,地理學家考證由此誕生了古射陽湖,亦即九龍口的前世。

        九龍口的形成還與中國歷史上的一個名人潘季馴密切相關。潘季馴是明代治河名臣,二十七年的歲月,四任河道總督,不避艱辛磨難,被譽為“千古治河第一人”,是一位不計得失公忠為國的能臣。北宋之末,金兵鐵騎南下,東京留守杜充為攔阻金兵鋒焰而決堤黃河,使之匯入泗、潁、渦諸水入淮。黃河之水天上來,幾千年的奔流終于改變了由東北流入渤海的河道,滔滔巨浪從此由淮入海。明萬歷六年(1578),潘季馴奉旨治黃河水患,筑堤塞口,發明“束水沖沙”法,黃河由汴入泗,又入淮,波濤泥沙俱下,加之洪水洶涌,不斷決口淮河、洪澤湖,泥沙侵淫射陽湖,形成草地、湖田,終于形成萬頃蘆蕩,可以說潘季馴的“束水沖沙”再次改變了江淮的自然風貌、形態和環境,一個美麗的蘇北水鄉從此誕生。河湖改道,造物弄人,“束水沖沙”由此影響后世治河者的觀念,潘季馴的《治河方略》,清代的林則徐、靳輔、允祥、李秉衡、吳大澂等眾多水利名臣,無不從中汲取得失。潘季馴造福給建湖一塊物產豐饒的寶地!一方風土景勝,若無名人膾炙口碑,必會黯然失色,古人詩云:“江山也要偉人扶”,正乃至理名言。

        微信圖片_20230728154015.jpg


        游覽九龍口濕地、荷花蕩、龍珠島等,令人神清氣爽。登舟放眼接天蘆蕩,不勝曠懷。舟上倚窗,吟得一絕:

        十萬蘆荻碧水中,

        吹衣舟上送風聲,

        龍珠島見菩提樹,

        七葉白花躍蔥蘢。

        詩中提及的龍珠島,其實是一個蘆蕩碧波上的大土墩,說咫尺彈丸,并不為過。島上有一棵七葉樹,碧色婆娑,白花繁盛。寺廟多栽此樹,是佛家尊崇的名樹,島上有此樹則令人遐想。但島上還有一棵高大蓊翳的五谷樹,則令人大為稱奇。當地人奉之為“神樹”,何為神?它的果實竟如稻、麥、稷、黍、豆形,也呈現魚、蝦之形。此樹結果可預測年景:若果實為稻谷形,則兆豐年;若魚形,則必遇旱澇之災。九龍口腹地低洼,屢遭水害,民不堪擾??磥砦骞葮涞膫髌嫔适桥c百姓祈求風調雨順的美好愿望緊密相關的。傳說此樹是明永樂年間鄭和下西洋時攜回,史無載。清朝人詩詠:“種自西洋來,佳名五谷樹。但看樹婆娑,便知豐欠歲”,這也是農耕社會人們的美好愿景而已吧,但是這樹的果實確實怪異,令人嘆奇。有人說此樹名雪柳,雅則矣,但真不如五谷樹這個名字符合農民的意愿。據說今天仍舊會有村民前來祈愿,看到登島的游客們也會在樹下許愿。他們在許什么愿呢?也許萬事不限。我也許一個愿:國泰民安五谷豐登,百姓特別是農民、打工者真正享受小康社會的福祉,才好!


        微信圖片_20230728154030.jpg


        來建湖,宿在沙莊。這是經過改造過的古老小鎮,集吃、住、行、游、購物、娛樂為一體,修舊如舊之中有新的亮點。我所住之地,是民居式的小院,瓦墻粉黛,錯落有致。出門可見荷塘清波,小橋拾階,林木扶疏,一派田園風情。聽喬先生說,為保留古鎮的煙火氣,原住民可以回遷,但要與管理部門簽訂合同,遵守有關規章制度,共同維護這里的環境。我覺得這很好,古鎮升級改造,沒有了百姓煙火,就會成為純粹商業化的街區,還不如過去“空斗墻、舊瓦房”有煙火氣。流光依舊是,舊貌換新顏,讓人們感覺到充滿盎然生機,而不是見到消逝的村莊、煙火,古老鄉村的血脈如果進化成為新的城市,那還有改造的必要么?城市化進程是當前一個世界性的問題,中國的鄉村也在面對這一潮流。沙莊的新貌也許給鄉村改造提供了一個出路。一個有六百年歷史的鄉鎮,不僅僅要保留她的古樸和煙火,還應該發揚精神文化層面的風韻。

        在沙莊欣賞到了有150年歷史的淮劇,在石橋、水街、小巷、老宅韻迷蒙水色中,聲腔悠悠,水袖飄飄,這是淮劇小鎮到處可見的韻味,是“中國淮劇第一鎮”向人們展示的風姿。在古街上,正好躬逢“中國旅游書店·有戲書局”揭牌,書店的誕生,標志著小鎮向著提升品質的方向邁進。幸福的旅程不僅僅是溫飽,精神層面的追求將會給小鎮帶來真正的品位和美好!

        誰說沙莊只有淮劇,在不遠的將來,已經脫貧的人們還會呼吸到清芬的書香!在有戲書局見到琳瑯滿目的書籍,我嗅到了那拂面而來的書香,在細雨中的古街上漫步,我忽然想起黃文秀,她是脫貧攻堅中1800名因公犧牲扶貧干部中的一員,黃文秀生前扶貧的百坭村住所案頭上放著兩本書:《紅星照耀中國》和2019年獲諾貝爾經濟學獎《貧窮的本質》,證明她有深度的思考和憧憬?,F在的中國已創造了人類歷史上最巨大的一個奇跡——近一億中國社會底層的農民擺脫貧困。我堅信在不太遙遠的將來,中華大地上的鄉村小鎮,都將像沙莊一樣,散發著新時代的煙火氣,洋溢著鄉土味道的詠唱,傳播著朗朗的讀書聲……


        成人久久精品一区二区三区_激情按摩系列片aaaa_a毛片真人费观看_国产精品亚洲精品日韩己满十八小
              <acronym id="extas"><li id="extas"></li></acronym>

              <var id="extas"><output id="extas"></output></var>

            1. <input id="extas"></in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