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xtas"><li id="extas"></li></acronym>

        <var id="extas"><output id="extas"></output></var>

      1. <input id="extas"></input>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山河無恙(二)

        第二章:賣個破綻給對方

        1

        羅小力瞥了一眼表情有些夸張的小米勒,并不領情地哼了一聲,轉而對青橋說:你好。

        青橋同樣意外:怎么是你?

        羅小力很隨意的坐在他對面的椅子上:怎么,我不能來嗎?說著從挎包里掏出一疊報紙,我是來給你送樣報的。今天的 《大眾健康報》二版,請指正。

        青橋接過報紙,隨手放在診桌一角:我在應診,下班后再拜讀。

        小米勒走過來拿起報紙,見到青橋的大幅照片和粗黑的大字標題,興奮地叫起來:健康中國共謀良策,教授演講語驚四座。啊,我的朋友上報紙了,這真是一件值得慶祝的大事。怎么樣,我來組織一個派對,表達一下熱鬧的心情?

        羅小力問青橋:他是誰,你的朋友?

        青橋無奈苦笑:準確地說,是我的病人。

        羅小力本來心情大好,想趁送樣報的機會接近青橋,沒想到碰到個自來熟的歪果仁,要把計劃攪黃,忍不住瞪了小米勒一眼:拜托,什么叫熱鬧?

        小米勒已經被羅小力的美麗震撼了,他有很好的家教,不會輕易對一個女孩子表示親近,如果他不打算娶她為妻的話。事情如果相反,作為一個西方人,他也不會吝嗇自己的情感。


        WechatIMG7118.jpg


        怎么,不貼切?高興、興奮,哪一個詞更能準確地表達?

        小米勒真心想促成一次聚會,他也覺得突兀。突兀又怎么樣呢?所有的熟悉都是從陌生開始,所有的親密都要穿過隔膜的樊籬。他已經看出來了,羅小力是青橋的朋友,但并非世俗意義上的戀人,這就給自己留下了機會。他相信,如果能夠有一次聚會,這個美麗的東方女孩兒八成會到場。

        青橋覺得小米勒的提議很搞笑,有點不耐煩:行了,尊敬的先生和小姐,我正在上班,不適宜和你們討論這個話題。

        羅小力有些失落,小米勒卻興致盎然:青教授的意見是對的,我們不應該妨礙他工作。來,我們加個微信吧,我很樂觀,不是一個嚴重的人。

        羅小力只得拿起包,起身向外走:拜托,嚴肅,不是嚴重。

        小米勒跟在后面:我又用錯詞了嗎?那我豈不是更有理由拜你為師了。

        羅小力回頭奚落:你想拜我為師,我還不想收你這個學生呢。

        小米勒掏出一張名片遞給羅小力:美女,如果我沒有猜錯,你一定是《大眾健康報》的記者;我是加拿大韋斯林集團駐北京辦事處代表。

        羅小力接過名片,審視地盯著對方:你是首席代表,米勒?

        小米勒謙恭地點點頭:是的,如假包換。

        羅小力把名片放進包里,有些意外:哎呦,還真沒看出來。

        小米勒沒有因為被輕視而不悅,伸過手機說:小姐,加個微信吧。你是《大眾健康報》,顧名思義,就是服務于大眾健康;韋斯林公司也是以打造消費者的健康生活為企業宗旨,說不定我們以后會有合作……

        一直跟在小米勒身后的吳迪,目睹了小米勒向羅小力獻出的所有殷勤。

        他對小米勒的認知幾乎被顛覆了,這就是那個上百億美元資產的法定繼承人嗎?他的輕飄、隨性甚至幼稚,怎么看,也與一個跨國集團的“王儲” 違和。

        此刻,坐在副駕駛位置的小米勒神采飛揚,似乎仍沉溺在意外的艷遇中還沒有走出來:密斯特吳,你沒有發現羅小姐是一位典型的東方美女嗎?她的神韻、氣質簡直令人著迷。感謝上帝 ……

        吳迪手握方向盤,在前視鏡里看到小米勒喜形于色,已經完全不同于剛才,不禁打趣說:沒想到一落地,米勒先生就墜入了愛河。我覺得,你首先應該感謝的不是上帝,而是你爺爺。

        小米勒沉溺在自我陶醉中:愛情的神奇就在于此,也許你只是遠遠地看了她一眼,就會永遠住在了你的心里。何況……密斯特吳,你看見的,我們在長椅上交談了足足有十分鐘。十分鐘啊,我覺得,她也愛上我了。

        吳迪噗嗤笑了:NO、NO、NO,東方女孩兒一般都比較慢熱。

        小米勒根本聽不進吳迪的話,依然在自己的邏輯中享受著快樂:這是一個例外,密斯特吳。她讓我多喝水,注意根據溫度的變化加減衣服,這是只有妻子或者女朋友才會說的話,難道不是嗎?

        吳迪沒有想到小米勒這樣天真,他的思維方式簡直還停留在未成年期,以這樣的視角去審視和解決商場中的諸多問題,怎么可能勝任北京辦事處老大?他本來不想再說什么了,但是看到小米勒一副心馳神往的樣子,還是忍不住又澆了一瓢冷水:米勒先生,你想多了,這不過是中國女孩兒表達客氣的一種方式。

        不,我不這樣看。密斯特吳,你不會是嫉妒我吧?

        嫉妒?不,不。我是想說,愛像香水,噴多了招人煩,少了又會被汗味兒稀釋。吳迪搖晃著腦袋解釋:關鍵,是要把握好度。


        2

        一小時后,吳迪已經坐在了“夢幻舞曲”的沙發上。

        這是一家很有情調的咖啡廳。墻上掛著幾幅西洋油畫,鋼琴彈奏著施特勞斯的曲子。陽光舒展而漫長,暖暖的、亮亮的,在裝修講究的房間里形成了規格不同的一塊塊光暈;光暈有時會晃動,像是被迷漫于空氣中的咖啡香味熏醉了,伴隨著鋼琴里流出的優美旋律在翩翩起舞。

        康壽保健品集團總裁史一兵用小勺輕輕攪拌咖啡,問:怎么樣,見到新老板有什么感覺?

        吳迪喝了一口蘇打水,不無失望地回答:怎么說呢?一枚還沒有風干的小鮮肉。剛落地就對一個中國女孩兒死纏爛打,也許我當初高看了他。

        史一兵聞言很高興,說這是好事呀。他身子往后一靠,蹺起二郎腿:我就說嘛,不過一個加拿大富二代,簽約的事不會受影響吧?

        應該不會。吳迪沉吟了一下:我在車上試探過他,問什么時候與康壽集團簽約,他說不急,等熟悉一下情況再說。

        剛才集團的高級健康顧問還打來電話,問會不會因為辦事處老大換人,影響到協議簽訂。難怪他擔心,上任首席代表漢伯回渥太華述職,竟被莫名其妙地調換了崗位。他懷疑,是因為意向中與韋斯林合作的戰略協議出了問題,叮囑史一兵千萬不要掉以輕心,商場上的滑鐵盧,往往是某一個細節沒有跟上造成的。聽吳迪介紹了小米勒的情況,史一兵懸著的心放下來。至于沒有答應馬上簽署,也再正常不過了,離規定的期限還有兩個多月,他再青澀也要裝得老成一點嘛。

        吳迪見史一兵很是放松,便不無憂慮地說:我心里還是沒底,但愿這枚外國小鮮肉別整出什么事來。

        史一兵夾了一塊方糖放進咖啡里,用小勺攪拌了幾下,端起抿了一口:用不著草木皆兵,他不是喜歡泡妞嗎?沒事多帶他到娛樂城玩玩。

        史一兵疏忽了。小米勒所以空降北京,是因為老米勒憑著敏銳的商業嗅覺,對漢伯失去了信任。來之前,小米勒認真研究了康壽集團的有關資料,了解到吳迪與史一兵的關系,并和漢伯有過一次開誠布公的談話。所有的蛛絲馬跡都證明,平靜的湖面下有暗流涌動,他要做的是拿到確鑿的證據。從吳迪眼神中不經意流露出的輕蔑,小米勒知道自己已經被他劃入了紈绔子弟行列,這正是他想達到的效果——讓潛在的對手放松戒備。

        他沒有讀過《三國》,但是他懂得兩將陣前交鋒,如何賣個破綻給對方。


        3

        首都國際機場。出港口的人流中,又走出一位神秘人物。

        見到接站的青橋,亭亭玉立的姑娘一溜兒小跑到他跟前,甩掉行李箱,張開雙臂一竄,腳不沾地的勾住了他的脖子:青橋,你好呀!

        大庭廣眾之下,青橋有些尷尬:出國三年了,怎么還長不大?

        女孩兒摟得更緊:怎么,又跟我充大是不是?

        青橋推開女孩兒,彎腰拉起行李箱:別貧了,趕緊走吧。我就奇了怪了,干嗎不讓陳偉接你,還弄得跟臥底一樣,任何人都不能說。

        女孩兒是于雪菲。她表現出的親密陳偉沒有看到,卻被另一個美女無意間看到了,只是躺槍的青橋卻毫無察覺。

        他接我?他跟我爸媽是一個戰壕的,根本不同意我回國創業。于雪菲跟在青橋后面嘟囔:哼,我先晾著他,如果表現不好,沒準兒還一紙休書廢了他呢。

        青橋嘴一撇,不以為然地說:人家小伙子條件不錯,應該屬于高富帥吧;你先別嘴硬,說不定到時候誰廢了誰呢?

        于雪菲瞟一眼青橋,一副睥睨眾生的樣子,好像腳踏祥云的美女觀音: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剛一警告他不要妨礙我創業,為了討好本尊,他立馬就給我提供了兩張王牌,說在關鍵時刻肯定能幫上我,你想知道是那兩張王牌嗎?

        已經到了停車場,青橋打開車門:我不想知道。

        于雪菲被懟了個大窩脖。其實,青橋只要問一句,于雪菲就會把這兩張王牌亮出來,他是成心逗她。

        于雪菲嘴一噘,白了一眼青橋:好,你再想知道,本姑娘也不會告訴你了。山不轉水轉,你能保證,這一輩子不會遇到你不想遇到的人嗎?

        青橋沒有想到,于雪菲一語成讖,在今后的生命軌跡上,于雪菲口中的這兩張“王牌”,真的和他發生千絲萬縷的聯系。

        兩張王牌,一張是小米勒,一張是鄭嫣。

        小米勒不必說了。于雪菲想涉足保健品行業,韋斯林公司無疑是一條可以借力的大船;如果于雪菲不愿意太辛苦,想在它的駐京辦謀一個好職位,陳偉打包票說也是分分鐘鐘的事。陳偉和吳迪是中學同學,鐵磁,于雪菲去韋斯林公司總部面試就是吳迪幫著墊了話。當然,西方人規則意識強,不善通融。不過,于雪菲有渥太華大學營養科學系漂亮的成績單,犯不上求誰。

        對這張牌,于雪菲其實并不是特別看重。

        另一張王牌是鄭嫣。于雪菲沒見過鄭嫣,但是通過陳偉的介紹,她對這個和自己年齡相仿的女孩兒已經有些崇拜了。首先,鄭嫣和陳偉的結識就令人肅然起敬:幾年前一個夏日,陳偉的父親猝然暈倒在火車站站臺。正在張家口衛校讀書的鄭嫣見狀,對陳父做了十幾分鐘口對口人工呼吸,才在閻王殿門口把老人拉了回來。陳偉目睹了這一切,對鄭嫣感激涕零,但姑娘只是微微一笑,拒絕了陳偉的兩千元報酬。后來,她中專畢業到北京闖蕩,陳偉通過吳迪,讓她加盟了康壽保健品集團,從一名普通的業務員一步步升到店長,管理著幾個銷售點。

        于雪菲覺得如果創業,鄭嫣的人生經歷或可資借鑒。她一個只有中專學歷的“北漂”,能夠憑借著自己的能力在北京打拼出一片天地,自己作為一名有著國外名校碩士學位的“海歸”,怎么也不會干的比她差吧?于雪菲從小爭強好勝,她心里暗暗憋了一股勁,她有一種想盡早見到鄭嫣的沖動。

        帕薩特平穩地停在一處高層公寓前。

        青橋下車提起行李箱走在前面,上了電梯來到六樓,青橋用鑰匙開門,于雪菲搶先跨進房間,轉了轉,“啊”地叫了一聲,撲到床上,打了一個滾兒,四仰八叉躺下說:青橋,這房子不錯,我喜歡。

        押一付三,前三個月的租金我已經替你付了。青橋用電熱水壺燒水:估計你的潛伏期應該不超過三個月吧?

        那要看情況。于雪菲懶洋洋地回答:如果創業順利,也許那時候我會現身,不過這之前,你千萬不要泄露我回來的秘密。

        作吧你就。電熱水壺的水開了,青橋沏好茶放在茶幾上:雪菲,說真話,國內保健品市場良莠不齊,我不建議你蹚這渾水。

        于雪菲蹭的一下坐起來:良莠不齊怎么啦?良莠不齊才需要真貨進場呢。

        你這丫頭,太任性。

        于雪菲得意地笑了:我就是任性,你不應該才知道???告訴你,我下決心回國創業,就是因為手里有你這張大王。

        青橋故作得意狀:我是大王?

        于雪菲點點頭:對,帶色的。別人嘛,充其量是JQK。

        青橋把送到嘴邊的茶杯重新放回桌上:小姑奶奶,你先別捧我,捧得太高了,一旦摔下來,我可不希望缺須短尾。說吧,你到底打的什么算盤?

        于雪菲坐到沙發上:我是渥太華大學營養科學碩士,你是中國中醫藥大學博士,咱倆攜起手,搞幾款漢方保健品,應該不是天方夜譚吧?

        青橋像被馬蜂蜇了一下,連連擺手:打住,打??!國家中醫藥局多次發文,重點整治的就是打著中醫旗號的養生保健亂象??梢院敛豢鋸埖卣f,現在市場上那些所謂中藥保健品,大都是忽悠人的。你以為開發一種真正有益于大眾健康的保健品,那么容易嗎?扯淡!那需要大筆的研發投入和科學試驗。

        是呀?于雪菲有點泄氣,愁眉苦臉地呆坐了一會兒,突然靈光一閃:哎,你不是在研制一款對抗阿片類藥物依賴的中藥組方嗎?這可具有極其廣泛的應用價值。在西方,阿片類藥物依賴已經不是一個簡單的健康問題,而是……

        青橋忙把食指豎在嘴中間,做了一個禁聲動作:我研究的是中藥組方,不是保健品。再說,我研究它是為了完成前人遺愿,可不是為了賺錢。

        于雪菲做出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噘著嘴說:人家滿懷熱情回國創業,讓你嘩嘩兩瓢冷水,給澆了個透心兒涼。告訴你啊,如果我在北京生計無著,出了什么事兒,可都是你的錯。

        青橋不想和她廢話,轉身來到廚房打開冰箱門:東西都是現成的,夠你吃一個禮拜,生活無著了就來找我。說,現在出去吃,還是在家里嘗嘗我的廚藝?

        于雪菲跟過來,見到冰箱里的食品應有盡有,夸張地叫了一聲:呦呵,你把我當吃貨啦?如果我減肥失敗,你也要負全責。見青橋眼瞪得溜兒圓,便啪一聲關上冰箱門,說我在飛機上剛吃過,不餓。你走吧,寶寶生氣啦,后果很嚴重。

        青橋雙手作揖,像得到特赦:這可是你讓我走的,別哪天倒打一耙。

        于雪菲向外推青橋:那可沒準兒。走到門口,又“哎”一聲,回身打開行李箱拿出一個大包裝袋,扔給青橋:這是給你的,名牌啊,適合重要場合穿。

        青橋接過來,樂了:小丫頭片子,還知道給我送禮了?

        什么送禮?想得美。于雪菲伏在青橋耳邊小聲說:封——口——費!


        4

        出了于雪菲的公寓,青橋接到一個奇怪的電話。

        對方似乎和他很熟,說話卻故意咬文嚼字。比如,你好的好字他說成四聲,變成了你號;我們是老朋友了的老念成一聲,撈,聽上去怪怪的。

        青橋應付幾句后,有點不耐煩:你到底是誰?不報上名號,我掛了。

        NO、NO、NO,對方見青橋要掛電話,忙自報山門:我是小米勒啊。

        我發音成窩,是發音系,青橋重復了一句:窩系小米勒?稍一愣神兒,想起幾天前在門診遇見的那個歪果仁。不過,自打羅小力一出現,他的眼神就像鐵屑遇到磁鐵,完全被吸引過去了,這是哪根神經搭錯了,想起給自己打電話?

        小米勒像是猜透了青橋心思:青橋,我已經把你當作朋友了。

        青橋噗嗤一聲笑出了聲:朋友?

        對,朋友。你是中醫,而我對中醫學有著濃厚的興趣,這作為一條交朋友的理由,可以成立嗎?

        青橋沒想到小米勒這么會聊天,他從心底也不討厭這枚外國帥哥,就說:米勒先生,如果你有興趣了解中國的中醫學,我倒是愿意提供幫助。

        很好。聽得出來,小米勒情緒不錯:那么,作為朋友,我邀請你觀看今天晚上康壽對天健的足球半決賽,你不會拒絕吧?

        不能不佩服小米勒的公關能力,他居然在短短幾天了解到青橋是個超級球迷。今晚的比賽雖然是在乙級隊間進行,但決定冠亞軍名次,吸引了不少球迷。特別是康壽俱樂部的前鋒徐軍,球藝精湛、風格凸顯,在整個賽季表現得十分搶眼,青橋是他的粉絲。這個邀請對青橋很有殺傷力,他想不出拒絕的理由。

        小米勒又發飆了:青橋,慶祝派對你不接受,再拒絕這個邀請就不合人道了。你是醫生,不是官員,不存在受賄的潛在風險,對嗎?

        青橋一聲苦笑:什么人道?人情,人情世故。拜托,不懂別瞎拽。

        想了想,青橋爽快地答應了。

        你可以帶你的朋友來,我有富余票。

        小米勒的話有“弦外之音”,可惜青橋沒聽出來,以至晚上見面后,小米勒不時往他身后張望,確定羅小力沒來后,還是賊心不死地盯問了一句:羅小姐呢?他先約了羅小力,被拒絕了;在小米勒的軟磨硬泡下,羅小力告訴了他青橋的手機,說如果青橋出面邀請,她可以考慮接受。這本來是一個明確的拒絕信號,可是小米勒不在乎,他以為青橋會叫上羅小力。

        望著一臉失望的小米勒,青橋打趣:你今天“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小米勒翻翻白眼:票是密斯特吳給我的,我以為開朗的羅小姐會喜歡足球,沒想到我又一次失竊了。

        不是失竊,是失算。青橋糾正他:我告訴你小米勒,在中國,女追男隔層紗,男追女隔座山。你要想追到羅小姐,不會像你想象的那么輕而易舉。

        小米勒聞言興奮地擁抱青橋:太好了,你這樣說,證明你是我的朋友,而不會成為我的情敵,對嗎?我真的很高興,我希望你以后能夠幫到我。

        青橋哈哈一笑:原來我還是你的假想敵呢!

        如果不是小米勒提醒,青橋真還沒有審視過他和羅小力的關系。

        坦率地說,他很欣賞羅小力的風格:干練、灑脫、陽光,和她短短幾次接觸,青橋覺得隨意、放松,好像不是邂逅相識,而是認識了許多年。不過,這就是愛情嗎?青橋更愿意把羅小力當作紅顏知己。至于小米勒,在診室就看到這個歪果仁不斷向羅小力放電,只是姑娘似乎沒有回應。他能不能捕獲羅小力的芳心,全看他的造化了,青橋懶得管。

        就在這時,手機嘟一聲響,他收到于雪菲一條詭異的短信:我要失蹤了,你不用找我。適當的時候我會現身。

        青橋一愣,他不知道鬼怪精靈的于雪菲又整什么幺蛾子。(二)

        標題題字/張克軍


        成人久久精品一区二区三区_激情按摩系列片aaaa_a毛片真人费观看_国产精品亚洲精品日韩己满十八小
              <acronym id="extas"><li id="extas"></li></acronym>

              <var id="extas"><output id="extas"></output></var>

            1. <input id="extas"></in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