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xtas"><li id="extas"></li></acronym>

        <var id="extas"><output id="extas"></output></var>

      1. <input id="extas"></input>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思念

        奶奶家在一個遙遠的山村,遙遠到雖然同處一市,但基本上只有在過年時才會去一次。去的路途,曾經因為一個大凹嶺的存在而變得極為艱辛,需要繞道撫順,通過似乎走不完的盤山道才能抵達。

        這里的海拔不低,旁邊就是全省的最高峰老禿頂子山;這里像個平原,被四面山包圍起的一片空地很是平坦;這里溪水潺潺,一條小河蜿蜒而過為村莊帶來勃勃生機……由于山嶺的阻隔,這里就像一個獨立世界,沒有作為計劃經濟時期重要鋼鐵城市的本溪的任何工業污染,夜深人靜的天幕下,星光格外璀璨,無論是闖關東的山東人,還是原住的滿族人,滿漢融洽相處,世代繁衍生息,仿若世外桃源。

        每年基本上只有過年才能回奶奶家,所以這里的基本印象是白雪皚皚的圣潔。而在小時候不知幾歲,秋天豐收時節來到這里,我并不多見的穿著毛衣,撒歡著滿山跑,看著大人們挖土豆,逗家里的雞鴨鵝豬狗,記憶由此多了份金燦燦的色彩。

        爺爺是鄉中學老師,寫一筆好字,太爺爺也能算讀書人,家里讀書氛圍很好,在村里也大概算知識分子家庭。奶奶則保有了傳統農村家庭女性特點,能操持家務,基本不識字。印象里奶奶總是特別和藹,什么都依著我。由于奶奶家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只有堂姐和我兩個晚輩,而堂姐有時并不和我同步回奶奶家,所以那時候就會感到很孤獨——一群大人,卻沒有玩耍的小伙伴。這時候奶奶就拿著小牌(當地一種類似麻將的游戲,牌上很多是水滸英雄),來和我打小牌,也或者打撲克。雖然奶奶只是陪著的角色,奶奶總是打不贏,但那時候也朦朧意識到超越游戲的疼愛,我也總是表現得興高采烈。

        長大一些父親和我說起他上學時的經歷,那時家里挺苦,男孩子需要干農活,但是父親為了看書就躲活,奶奶就在后面追,沒辦法最后跑到了房頂上看書。那時才意識到,原來奶奶也有嚴厲的一面。

        2003年,爺爺因病過世了,其實73歲的年齡不算大,大家都很難接受,“挺突然的”,大概是一輩子勞累所致吧。我也是在那時第一次對奶奶家有了夏天的感覺,只是不再詩情畫意,更多是陰雨綿綿和不盡的傷感。奶奶家真的只剩下奶奶了。

        幸運的是,奶奶接下來的生活并沒有多少愁苦,子女極為孝順,輪流將老人家接往自家住,也不寂寞。更有趣的是,奶奶大概覺得黑頭發好看,不知什么時候開始堅持了染發,頭發總是烏黑亮麗的,還經常和城里的樓下的鄰居們拉家常,每天都挺樂呵。而從2005年離家上大學后,我每年過年都會看奶奶,并基本上都能和奶奶一起過年。年味雖然越來越淡,但奶奶在的春節里,就是家的最好的模樣,我想這是怎樣說都不過分的福氣。

        遙遠的山村,因為奶奶在,總覺得美好而親切,就像村頭的那顆樹,沒有因歲月失語,而總是指向著生命深處的最深沉的記憶。

        前幾天我又回了這里,見到了病榻上的奶奶。起初她是糊涂的,并沒有認出我是誰,只是難受地躺著。一覺醒來,精神好了一點,她緩慢地睜開眼,定了定神,問了問是不是我,我說是。接著奶奶給我留下了這輩子我都不能忘卻的畫面,止不住地突然痛哭,我分不清那究竟是難過還是安慰,我只是強忍若無其事,不停地說現在都挺好的,會好起來的,不要擔心?;蛟S,如果我表現得難過,會更好。


        成人久久精品一区二区三区_激情按摩系列片aaaa_a毛片真人费观看_国产精品亚洲精品日韩己满十八小
              <acronym id="extas"><li id="extas"></li></acronym>

              <var id="extas"><output id="extas"></output></var>

            1. <input id="extas"></in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