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xtas"><li id="extas"></li></acronym>

        <var id="extas"><output id="extas"></output></var>

      1. <input id="extas"></input>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古代的詠馬詩

        古代的詠馬詩很羨慕唐宋朝的詩人,總覺得他們一生都是騎在馬上的。特別是唐代,詩人得意時,“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保辖肌兜强坪蟆罚?;惆悵時,“山回路轉不見君,雪上空留馬行處?!保ㄡ瘏ⅰ栋籽└杷臀渑泄贇w京》);閑散時,“亂花漸欲迷人眼,淺草才能沒馬蹄?!保ò拙右住跺X塘湖春行》);失落時,“云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保n愈《左遷至藍關示侄孫湘》);狂放時,“莫言馬上得天下,自古英雄盡解詩?!保謱挕陡栾L臺》)……這樣不過癮,唐朝著名邊塞詩人岑參在《送李副使赴磧西官軍》一詩中還直嚷嚷:“功名只向馬上取,真是英雄一丈夫”——他從此設立起了一個很高的英雄的“標準”,即功名不僅是科舉考場時的金榜搏名,而應該是“只向馬上取”。

        白馬、黑馬、棕馬、胡馬、邊馬、瘦馬、駿馬,汗馬、寶馬、鐵馬、戰馬、驛馬……千百年來,馬被人類賦予很多的寓意。但無論以地域、形象,或者以身份、甚至功能劃分……馬是具象的,也是意象的。馬,不論是快樂、閑適、恣意的,還是悲傷、失意,或者干脆威風凜凜馳騁在疆場上,其中的奔跑都彌漫了一種雄性,透著一股血性、剛勁。有一股逼人的英雄氣。這種英雄氣不僅是把功名與馬連在一起的岑參的首創,而是與生俱來,與時俱進的。差不多也是所有邊塞詩人的共感?!暗过埑秋w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出塞二首》),另一位著名的邊塞詩人王昌齡對此也深有感觸。而被稱為“詩圣”的杜甫更寫出“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前出塞九首》)詩句,盡管手無縛雞之力,但豪氣拿云。他的這句詩于英雄氣里還折射出了一個戰爭哲理。

        盛世大唐馬上有了驕傲,也有了一些纏綿。馬,在杜甫的筆下就有了“五陵衣馬自輕肥”(《秋興八首》)的意味。即便邊關的馬,也有劉禹錫說的“馬思邊草拳毛動,雕眄青云睡眼開”(《始聞秋風》)的姿態,但那只是一種警醒,卻再也不用揚鞭自奮蹄了——大唐盛世,從馬背上下來的英雄,一個個都何等了得,自然都是詩人。馬是一首詩,一首英雄自喻的唐詩。這就不像宋朝的馬——“夜闌臥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陸游《十一月四日風雨大作》)的宋朝,準確地說南宋的馬,似乎就沒有一刻讓它的主人們悠然閑適,更遑論那種嬉戲自得的愜意了。這其中原委,葉夢得的一曲《水調歌頭》似乎說得明明白白:“卻恨悲風時起,冉冉云間新雁,邊馬怨胡笳?!闭f到底,還是一曲自東漢而來的“胡笳動兮邊馬鳴,孤雁歸兮聲嚶嚶”(蔡文姬《悲憤詩》)的“胡笳”之聲。這胡笳之聲讓岳飛聽了,怒發沖冠,恨不得就有“何日請纓提銳旅,一鞭直渡清河洛”(《水調歌頭·登黃鶴樓有感)的沖動。如此,南宋的馬就如滿弓的箭時時都在弦上。

        這樣就難怪南宋的詩人為什么總稱馬為“鐵馬”了。詩人陸游除了前面吟哦的“鐵馬冰河”,還有一首著名的詩句:“樓船夜雪瓜洲渡,鐵馬秋風大散關?!保ā稌鴳崱罚?,如此執著于鐵馬,在他,當然不是一時詩意的興起,而是真正貂裘戎裝生活的寫實。身懷神州陸沉之恨,他深以故國偏安一隅,卻屢屢屈膝求和為恥,念念不忘的是收復中原。他身體力行,在39和48歲時都曾親臨了抗金殺敵的前線。有一次夜里騎馬過渭水,他感慨萬千,寫下了“念昔少年時,從戎何壯哉,獨騎洮河馬,涉渭夜銜枚”(《歲暮風雨》)的詩句。后來回憶當年的場景,他說:“我昔從戎清渭側,散關嵯峨下臨賊,鐵衣上馬蹴堅冰,有時三日不火食?!保ā督鼻f取米到作飯香甚有感》——大散關前線的戰爭于他,是一種榮耀,也是他無法忘記的痛。

        關于“鐵馬”,與他同朝代的詩人辛棄疾也有驚人之句——“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這是辛棄疾在離自己的生命消逝不到兩年之前,在京口北固亭時的慨嘆。曾幾何時,他和陸游一樣也以中原恢復為念,有著披金甲,騎戰馬,揮舞刀槍,氣沖霄漢的戎馬生涯——自少年即有抗金之舉,但又總是每念成灰。這首詞有他對前朝英雄的惺惺相惜,也有他往事不可追的悵惘……據史書記載,他和陸游是有過見面的,現在,我們當然無法想象兩人當時見面是一個什么樣的情景,但兩位詩人,兩位大英雄的相見,如果一定要有戲劇性,我想應該就有類似于楊子榮在威虎山的那一段貫口——而最好是陸游先說:“切勿輕書生,上馬能擊賊”(《太息》),辛棄疾接下:“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弘驚?!保ā镀脐囎印罚?。對答如流,聲震長空,那是一種何等的豪邁與悲壯??!

        在冷兵器時代,馬是戰爭的產物。誰擁有了馬,誰就有了制勝的利器?!逗鬂h書·馬援傳》說:“男兒要當死于邊野,以馬革裹尸還葬耳”。馬,更多的象征著英勇、無畏,代表著忠誠。它不僅是戰車,還是壯士,是英雄,是有溫度的人。不然,英雄暮年的曹操就不會自況“老驥伏櫪,志在千里”……唐宋的馬,那獵獵的長鬃如火焰般在面前掠過,上溯既有三國時的“白馬飾金羈,連翩西北馳?!保ú苤病栋遵R篇》),也有晉朝時“乘我大宛馬……馳騁大漠中”(張華《壯士篇》)的豪邁,跨越千年,往下更有近代詩人陳去病“唯有胥濤若銀練,素車白馬戰秋風”(《中元節自黃浦出吳淞泛?!罚┑目畤@,有秋瑾“銅駝已陷悲回首,汗馬終慚未有功”(《日人石井君索和即用原韻》)的遺憾……馬,活在詩詞,活在線裝書里,也在人們的心里昂首嘶鳴,所向披靡,奔跳著一種巨大的精神高度……只是夜晚,偶然讀到元代詩人張可久的“西風驛馬,落月書燈”(《普天樂·秋懷》),我心里才大大地一驚:那一匹匹“噠噠”的中國馬,跑過了唐,跑過了宋,還跑出了一個馬背上的民族,怎會有過如此的冷清?


        成人久久精品一区二区三区_激情按摩系列片aaaa_a毛片真人费观看_国产精品亚洲精品日韩己满十八小
              <acronym id="extas"><li id="extas"></li></acronym>

              <var id="extas"><output id="extas"></output></var>

            1. <input id="extas"></in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