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xtas"><li id="extas"></li></acronym>

        <var id="extas"><output id="extas"></output></var>

      1. <input id="extas"></input>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唐朝的天空(下)

        依此推論,當時長安城內居住的胡人,要比現在北京城里的老外,多得多多。因此,胡人在唐代詩人的筆墨中,便經常出現。如李白詩:“落花踏盡游何處?笑入胡姬酒肆中”(《少年行》),如岑參詩:“君不聞胡笳聲最悲,紫髯綠眼胡人吹”(《送顏真卿使赴河隴》),如李賀詩:“卷發胡兒眼睛綠,高樓夜靜吹橫竹”,如元稹詩:“女為胡婦學胡妝,伎進胡音務胡樂” (《法曲》)……,也證明當時的長安城里,胡人之無處不在。

        據陳寅恪《讀鶯鶯傳》考證,胡人的行蹤,更漸漸由西而東,直至中原。他認為那位漂亮的崔相國之女,其實是詩人元稹有意模糊的一個文學形象。實際上,她是來自中亞粟特(今烏茲別克斯坦撒馬爾罕北古布丹)的“曹”國女子,移民到長安洛陽之間的永濟蒲州。他們以中亞的葡萄品種,釀成“河東之乾和葡萄酒”,那是當時的一個名牌。既美且艷的鶯鶯,其實是一個當壚沽酒的“酒家胡”,用今天的話說,一位三陪小姐而已。

        從元稹筆下“最愛軟欺杏園客,也曾辜負酒家胡” 判斷,張君瑞不過是詩人自己的化身罷了。如果曹九九(陳寅恪設想出的這位小姐芳名)不是胡女,真是相府千金,也就不至于被 “始亂終棄”了。

        總而言之,唐朝的天空底下,是一個張開臂膀,擁抱整個世界的盛世光景。

        對于李唐的西向政策,對于邊外胡人的大量吸納,唐初有過一次討論。唐·吳兢所著的《貞觀政要》一書,在《論安邊第三十六》中,記載了各個論點的交鋒。中書令溫彥博主張:“天子之于萬物也,天覆地載,有歸我者必養之?!泵貢O魏征認為:“且今降者幾至十萬,數年之后,滋息過倍,居我肺腑,甫邇王畿,心腹之疾,將為后患?!睕鲋荻级嚼畲罅粮鲜瑁骸敖胀回蕛A國入朝,既不俘之于江淮以變其俗,乃置于內地,去京不遠,雖則寬仁之義,亦非久安之計。每見一人初降,賜帛五匹、袍一領。酋長悉授大官,祿厚位尊,理多靡費。以中國之租賦,供積惡之兇虜,非中國之利也?!?/p>

        討論的結果,只有四個字,“太宗不納?!?/p>

        于是,用溫彥博議:“自幽州至靈州,置順、祐、化、長四州都督府以處之,胡人居長安者近且萬家?!?/p>

        如果以統治者維護其政權的需求,一個由僧侶統治的國家,被統治者的最佳狀態,是廟宇里的泥塑木雕;一個由法老統治的國家,那就應該是陵墓里的木乃伊;一個由太監統治的國家,他的公民應該全部都是性無能者,至少也是陽萎患者;而對一個警察統治的國家,他要求每一個被統治者,最好都是“從現在起,你說的每一句話,我都要呈堂作供”的嫌疑犯。這樣,“普天之下,率土之濱”,就只有他一個人的聲音。

        然而,厚德載物的李世民,卻是一個懂得“為君之道,必須先存百姓,若損百姓以奉其身,猶割股以啖腹,腹飽而身斃”的明主,他相信,“君,舟也;人,水也。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貞觀政要》)。因此,他以大海不擇細流的精神,漢人也好,胡人也好,中土也好,西域也好,都是大唐的臣民,不分軫域,不計人種,不在乎化內化外,不區分遠近親疏,都在他的胸懷之中。因此,他不害怕別人的聲音,更不忌憚與他不同的聲音,他在中國封建社會中,如果不是唯一,也是少有的能聽得進反對他聲音的君主之一。

        于是,我開始理解湯因比為什么要選擇唐代為他的再生之地,魯迅為什么要尋找唐朝天空為他長篇小說的背景了。這兩位大師看重的,在中國,甚至世界歷史上,也就是李唐王朝,曾經達到如此氣度閎大而不謹小慎微,包容萬物而不狹隘排斥,胸懷開放而不閉塞拒絕,膽豪氣壯而不畏縮懦怯的精神高度,這是其他歷朝歷代所不及的。

        “太宗自即位之始,霜旱為災,米谷踴貴,突厥侵擾,州縣騷然。帝志在憂人,銳精為政,崇尚節儉,大布恩德。是時,自京師及河東、河南、隴右,饑饉尤甚,一匹絹才得一斗米。百姓雖東西逐食,未嘗嗟怨,莫不自安。至貞觀三年,關中豐熟,咸自歸鄉,竟無一人逃散。其得人心如此?!保ā敦懹^政要·論政體第二》)

        到了貞觀四年(630年),“天下大稔,米斗不過三、四錢,終歲斷死刑才二十九人,東至于海,南極五嶺,皆外戶不閉,行旅不齏糧,取給于道路焉?!?30年,李靖破突厥,唐王朝“東極于海,西至焉耆,南盡林邑,北抵大漠,皆為州縣,凡東西九千五百一十里,南北一萬九百一十八里”(《資治通鑒·唐紀九》)。所謂“唐朝的天空”,從廣義上講,以長安為中心,向東,江湖河海,向西,絲綢之路,既無邊界,也無極限,因為這是一個高度放開,略無羈束的精神天空。你能想象得多么遙遠,它就是那樣的毫無止境,你能想象得它多么遼闊,它就是那樣的無邊無沿。

        就在這一年,李靖凱旋回朝。據《新唐書》:“夷狄為中國患,尚矣。唐興,嘗與中國亢衡者有四:突厥、吐蕃、回鶻、云南是也?!痹洸豢梢皇?,曾經逼得李淵向其俯首稱臣的頡利可汗,由于李靖出奇兵,終于將其擒獲?,F在,這個最能帶頭作亂,最狡滑,也最卑鄙,最反復無常,也最能裝孫子的,為唐之患久矣的頡利可汗,束手就擒,俯首降服,李世民等于祛除了一塊心病。于是,在長安城的南門城樓上,搞了一次盛大的順天門受降儀式。這位突厥族首領終于不得不承認李世民為天可汗。

        時為太上皇的李淵,很大程度上也是拍自己兒子的馬屁,連忙出面,在興慶宮張羅了一個小型派對,趕這個熱鬧?!吧匣事勄茴R利,嘆曰:‘漢高祖困白登,不能報;今我子能滅突厥,吾托付得人,復何憂哉!’上皇召上與貴臣十余人及諸王、妃、主置酒凌煙閣?!蹦菚r不興開香檳慶祝,也不搞焰火晚會助興,但李靖繳獲的戰利品中,肯定少不了產自中亞的葡萄酒。那時胡俗甚盛,街坊多酒肆,遍地皆醉人,宮廷也不例外,大家喝得醉意盎然的時候,晚會上出現了一個史官不經意寫出來的細節,但僅這一點點精彩,卻表現出來只有在唐朝的天空底下,才會有的精神狀態。

        “酒酣,上皇自彈琵琶,上起舞,公卿迭起為壽,逮夜而歸?!保ā顿Y治通鑒·唐紀九》)

        宮廷舞會,在西方世界,是習以為常的。在東方,尤其在中國歷代封建王朝里,九五之尊的天子,莊嚴肅穆還來不及,哪有一國之主,“手之舞之,足之蹈之”的道理?因此,凌煙閣里的這場舞會,正是錢穆在其著作《國史大綱》中所說“其君臣上下,共同望治,齊一努力的精神,實為中國史籍古今所鮮見”的最好寫照。你也不能不服氣在唐朝的天空里,這種在別的朝代少有的百無禁忌的強烈自信。

        2002年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匈牙利猶太裔小說家凱爾泰斯的《大屠殺作為一種文化》中,曾經引用喬治·桑塔亞納(George Santayana)的名言:“一個有活力的社會必須保有它的智慧,以及對其自身及自身條件的自我意識,并且能夠不斷地予以更新?!崩蠈嵳f,很難想象,我們中國的皇帝,從宋以后,直至清末,這一千年間,由趙匡胤數到愛新覺羅·溥儀為止,可曾有過一位,在大庭廣眾面前,即興起舞?而且,還要跳一種高難動作的少數民族舞?因為李淵手里的琵琶,是胡人的樂器,那么李世民跳的舞蹈,也必然是當時流行的“胡旋舞”。這一通狂舞,絕對是那個時期里,大唐帝國活力的最高體現。

        按《新唐書·禮樂志》,這種“舞者立毯上,旋轉如風”的“胡旋舞”,節奏極火爆,情緒極熱烈,動作極狂野,音樂極粗獷,是從西域流傳到中土的舞蹈。白居易有一首《胡旋女》的詩,描寫了一位女舞者的表演:“弦鼓一聲雙袖舉,回雪飄飖轉蓬舞,左旋右轉不知疲,千匝萬周無已時?!笨梢韵胂罄钍烂裆煺闺p臂,在舞場上或旋或轉,老爺子反彈琵琶,亦步亦趨,該給這個唐朝的天空,增加一抹多么鮮麗的亮色??!

        于是,我對于這位自稱:“年十八便為經綸王業,北翦劉武周,西平薛舉,東擒竇建德、王世充。二十四而天下定,二十九而居大位。四夷降伏,海內乂安”的李世民,欽服不已。就憑他以萬乘之尊,翩然起舞這一點,其豁達豪爽之中,浪漫風流之外,所表現出來的萬物皆備于我的大手筆,大作為,大自信,大開放,應該是英國的湯因比、中國的魯迅這樣的大智慧者,才對盛唐的輝煌,格外剖目而視的。

        湯因比(Toyngee J Arnold 1889-1975)生前曾經預言,“21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

        若如此,我相信,那時中國的天空,將更燦爛。(下)


        成人久久精品一区二区三区_激情按摩系列片aaaa_a毛片真人费观看_国产精品亚洲精品日韩己满十八小
              <acronym id="extas"><li id="extas"></li></acronym>

              <var id="extas"><output id="extas"></output></var>

            1. <input id="extas"></in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