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xtas"><li id="extas"></li></acronym>

        <var id="extas"><output id="extas"></output></var>

      1. <input id="extas"></input>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僑鄉下梅村

        閩北有個下梅村,下梅村里一道水,把村戶人家南北而分。這道水叫當溪,往崇陽溪流。崇陽溪又是通著閩江的。

        南方村落,多設水口。水主財,信風水的人當然要在村頭修點什么,好把水迎進來。

        下梅村的水口,建了一座祖師橋,是個軒昂的亭子:仰觀,重檐翹角,接著流云,時常飛過一群小鳥;俯覽,券石臨波,間或鳧著幾只白鴨。亭橋有些氣派,也有些意境。我剛來,沒弄清這位“祖師”是誰。

        下梅村當溪 馬力攝.jpg

        下梅村當溪

        村中的里坊、街市,都聚到這條溪水的兩岸。店幌誘著人,生意一直挺旺。茶莊、盞閣、食雜鋪、古玩店,還有加米廠、竹編坊……哪家都想進去瞅兩眼。熏鵝、湯圓、豆花、果蔬擺了滿街,人一多,堵門買,那叫一個熱鬧。有的女人干脆倚門支上電鐺,烙起糕餅,賣與來客??諝饫镲h著的炊香,勾人饞。

        好售的,是建盞。建盞,建陽產的一種喝茶用的瓷器,形狀似碗而更精致。釉面很光亮,盡顯建窯黑釉之美。追史,此種茶具,宋代已有。有家盞閣,柜臺、貨櫥全被建盞占滿。一個壯漢坐在桌旁喝功夫茶,老板的架子當然是端著的。進去,便是閑聊而不肯破費,他也不嫌煩,平和的目光里猶含敬謝光顧的意思。操持這個門店,他心里有底——好東西,不愁賣。

        嗜茶人,都帶幾分逍遙意態。明代程春皋建的隱士居里,懸了一塊匾,題三個字:飲閑堂,頗含放逸之氣。對了,剛才那位壯漢喝的是什么茶呢?沒聊到這一層。八成是本地產的。建盞配巖茶,應該是一件講究的事。

        一家竹編作坊里,有個工匠正用篾刀劈開一截竹子,外人停步瞅,也不在意,只管忙手里的活兒。山上的毛竹到了他們這兒,能編出筐、箕、籮、匾、榻、席、籃、笠,名目多了去啦。

        鋪面人家的笑語,隔水聽得清,成天一派忙活勁兒。上了年紀的人,倒是松閑的,坐在廊下的長椅上。長椅像美人靠,傍著一條清淺的溪流,有曲欄瀕水之妙。一盞盞紅燈籠自檐頭垂下,入夜,燈影搖紅,映到溪水里,像水彩畫。我忽然覺得,眼前這一景和浙北西塘的廊棚簡直沒有兩樣。老人們的口音重,聽不清說些什么,臉上浮著的神情卻極安適。

        橫著多座木橋,把溪身截成幾段。有一個老漢,起身來到橋頭的竹匾旁,撥拉幾下晾曬的魚干和奇異果。奇異果就是獼猴桃。還有一種吃食,細長,黑不溜秋,曬蔫了。啥呢?我問過,轉身就忘。有的地方,人們隔著水,把竹竿搭到對岸,葡萄架一般。架上攀滿葉子,又圓又大,長得密密實實,好像給溪面遮了一塊塊綠篷。葉間墜著青嫩的果實。這種植物我記住了,叫水葫蘆。

        下梅村頭祖師橋 馬力攝.jpg

        下梅村頭祖師橋

        岸邊掛著好些衣裳,花花綠綠曬在太陽底下。外頭的人來了,也不收回屋。這樣的生活習慣,有點隨便,卻是自然的。

        當溪北岸有兩口老井,我下到一個低處,瞧見一口:坤井。汪著水,井壁長著苔蘚。有了坤井,乾井怕是少不了的。后來看一份材料,知道乾井就在鄒氏家祠邊。社祭之日,村人飲井水而懷祖,以寄追遠之心。井分乾坤,堪輿先生仰觀俯察,應能端量出古村的陰陽。一些坊巷朝各方伸去,呈八卦之象,略似福州城里三坊七巷的格局:少微坊、中坑坊、百歲坊;鴨巷、達理巷、新街巷、蘆下巷、鄒家巷、東興巷、下陳巷,名字還在,尚有舊跡可覓。

        放眼,鱗瓦之下,是未湮的祠堂和老宅。房屋,在建甌、邵武一帶,是叫做“厝”的。到了福州、莆田那邊,也多是一樣。整日生意做下來,回到家,市聲一下子遠了,耳邊一靜,神便安穩。雖是商海之人,煩累的一刻,也想圖個清閑,讓心里干凈——為了不虧廢名節,猶能不殖貨利,不慕虛譽。

        古厝,可供度日,也能安頓靈魂。

        村里的廬舍,有年頭了。這兒是大宅門的天下。每戶差不多都起了名,聽上去文雅:參軍第、大夫第、閨秀樓、隱士居、儒學正堂、西水別業,皆不俗。轉了幾處,門階均宏敞,柱高梁粗,墻厚院深,天井透下光,還是覺得暗,空氣里泛著一股老屋子味。門樓、窗牖、礎石、雀替、花架、池欄,都施了雕刀,花草、鳥獸、人物、山水,活在上面。這么下功夫,求的是富貴吉祥、尊顯榮達,寄寓了傳統色彩很濃的向往。

        下梅村大夫第 馬力攝.jpg

        下梅村大夫第

        造起這些宅子的,當然是有錢人。錢,多是靠販運茶葉掙來的。歐洲人喜飲中國茶,“茶葉黃金”自然銷往遙遠的那邊。早先做此營生的,是鄒姓人家。鄒姓為本村大戶。最露頭臉的是一對兄弟:鄒茂章、鄒英章。二人不舍機運,更不畏途遠,將武夷巖茶等多種福建烏龍茶,加上數省散茶運到國外去,生財求利,以為資生之計。鄒氏兄弟佩服晉人精于貨殖的本事,看重迢遞茶路上晉商所設的票號、錢莊。他倆選中的貿易伙伴姓常,是一個來武夷山販茶的山西榆次人。自此,十七世紀的亞歐大陸上,一條集運茶葉的商道出現了。這條財富大動脈,讓中國茶葉血液一般源源輸注著:水路,舟負筏載;陸路,畜馱車運。裝卸貨物的碼頭、歇宿腳夫的驛站,迎送一個個晨昏。行商之身,南山北水,閃閃星月下,飄著夢里的茶香。蒙古高原的茫茫沙野上,西伯利亞的陣陣狂風中,馬幫駝隊踏出了鋪滿金銀的通衢。

        商道漫漫,下梅村成了陸路的起點,終點則遠在圣彼得堡。鄒氏家祠跨院的墻面,畫著一幅“萬里茶道圖”,北抵俄羅斯、南達新加坡的運輸路徑,大略標示出了。

        在中國,這樣的商貿通途,有絲綢之路,還有茶馬古道。

        家業就這樣一天天創下來。鄒氏兄弟,一個誥封中憲大夫,一個誥封奉直大夫,雖是虛銜散職,也不是白得的。墻上掛著鄒氏歷代世系圖,左右以聯語為配:“帝德乾坤大,皇恩雨露深?!惫诿嶂?、簪纓之族的榮寵算是沾上了。當溪北岸立起的大夫第,足可標榜。

        大夫第的主人素好靜雅,后院池邊,栽花,種草,植樹。樹是羅漢松,其狀蒼古,像個大盆景。方池里的水不皺一絲波,樹影映入,默對,可得十分的清閑。屏墻上鐫三字:小樊川。樊川,長安南郊形勝之地,私家園林多為隋唐年間所建。對此,鄒家大約極神往,才在武夷山下仿筑,以寄出塵之意。

        大夫第里布置出一間茶室。壁上有兩幅畫。一幅是行吟策杖圖,一幅是溪山歸騎圖,筆致簡勁,氣韻古淡,鄒氏門風、世族徽緒,約略可見。瞅著瞅著,就想去充個畫里人物。

        下梅村鄒氏家祠  馬力攝.jpg

        下梅村鄒氏家祠

        鄒、常兩家,在茶市上遠近有名,還在有貿遷之德。鄒氏營商“悃愊無華,品核精詳,無貳值,無欺隱,且不與市井較銖兩,以故洋人多服之”,常氏則“持義如崇山,杖信如介石,雖古之陶朱不讓焉”。他們的心中有道,道德的“道”。經世濟民的念頭,在其身上沒有斷滅。武夷之茶,或能養性潤心矣。

        鄒氏的景隆號碼頭,是萬里茶道的起點,“每日行筏三百艘,轉運不絕”,乃是康熙年間水運的繁忙光景。我只從舊照片上看到老碼頭的殘頹階石。雖如此,也能生出感嘆:古代茶商的精神之翼,從這里起飛,飛得遠。

        萬里茶道是和晉商連在一起的。下梅村應該住著山西人,根子怕要尋到洪洞縣大槐樹下吧。我這樣推想,是因為路過當溪北岸的鎮國廟,進去轉了轉。從前,廟里供過薛仁貴。薛氏傳奇,我是從單田芳的評書里聽來的。這位唐朝鎮國大將軍,家在呂梁山下的絳州。晉人入廟,大概會動一縷鄉思。我朝龕位瞄一眼,垂簾之下,不見薛將軍,端立的卻是觀音娘娘:頭寶冠,足蓮花,貼體袖衣披拂,法相倒也清凈莊嚴。鎮國廟變成了觀音殿,咦?幾個老太太伏在案前疊紙花,不吱聲。

        轉回村口。我沖祖師橋發了一會兒怔。有人湊過來,說祖師爺是管仲和杜康,要么,就是魯班跟張飛,反正不止一位。不同行幫選定日子,在橋頭放鞭炮、演社戲,拜祭各路神仙。


        成人久久精品一区二区三区_激情按摩系列片aaaa_a毛片真人费观看_国产精品亚洲精品日韩己满十八小
              <acronym id="extas"><li id="extas"></li></acronym>

              <var id="extas"><output id="extas"></output></var>

            1. <input id="extas"></in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