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xtas"><li id="extas"></li></acronym>

        <var id="extas"><output id="extas"></output></var>

      1. <input id="extas"></input>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我們的父母

        一年一度的國慶節是人們放假歡慶的日子,金秋十月總令我不由得想起往事。

        我1950年10月出生在西安。就在我出生的前兩天,父親楊得志接到了軍委的命令,讓他帶十九兵團入朝參戰。我出生后沒幾天,父親就離開了我們,率領著部隊去做赴朝前的各項準備。

        當我長到3個月大時,母親也離開了,她要去丹東隨部隊入朝。那時,我大姐6歲,二姐3歲,母親把我們三個孩子托付給了組織,留在國內。在這種情況下我母親可以不去朝鮮,組織上是完全允許的。然而,母親是入伍幾十年的軍人,她歷來是把軍人的天職放在第一位。每當我想起母親為了保家衛國,放下自己心愛的3個孩子奔赴戰場,就增添一份對她的敬重!常說“孩子是媽媽身上掉下的肉?!睂τ谝晃慌緛碚f,這得需要多么大的勇氣和多么堅強的毅力!

        為了撫養我,組織上給我找了個奶娘。在我一歲多的時候,生了一場大病,連續幾天高燒不退,不吃不喝,姐姐抱著我哭,她以為我活不了了。組織上得知后,把我和奶娘送到丹東,又讓我媽媽從朝鮮過江來看我。直到我逐漸好起來媽媽才回朝鮮,我們回到山西留守處。后來奶娘因家中有事,不能再照顧我,組織上就把我們姐妹3人送到了北京軍區八一學校,兩個姐姐上小學,我上幼兒園。

        1.jpg

        在幼兒園,我印象最深的是每到星期六的下午,都是小朋友最高興的時候,因為父母親要來接孩子回家了。我至今仍清楚地記得,我們當時都一個個搬著小板凳坐在院子里,聽著廣播里不停地傳出:某某小朋友,你的家長來接你了。于是,就看到被叫到的那個小朋友高高興興地向學校大門口跑去。那時,我多么希望能聽到廣播里叫到我的名字,我也可以和別的小朋友一樣,拉著媽媽溫暖的手回家??墒?,在很長時間里,我卻連一次都沒有聽到叫我的名字。就這樣,我眼巴巴地看著小朋友們一個個地都被叫走了,院子里只剩下我孤零零一個人!由于我當時年齡太小,不知道父母親都去朝鮮參戰了,只覺得很奇怪:他們為什么不來接我?我是不是沒有父母親?到了周日的晚上,看到別的小朋友從家里帶了一些好吃的回來,我只能用羨慕的眼光看著他們。

        當然,有時我也有高興的時刻。到了星期天下午,大姐會把我和二姐叫到小樹林的石桌旁,為我和二姐分一點她買到的好吃的。當時部隊是供給制,爸爸媽媽沒有工資,每個月只有點零花錢。他們處處節儉,把這零花錢攢下來,只要有人回國,就托人帶回來交給我大姐。大姐拿到錢后,就認認真真地把錢分成幾份,每周取一份買點零食發給我們。當大姐發東西時,我們就把事先準備好的小手絹鋪在石桌上,然后用它把分到的好吃的包起來。糖是一塊塊地分,花生是一顆顆地分,瓜子是一粒粒地分。如果不夠分3份,大姐總是說:秋華小,就給她吧。當我拿到分來的好吃的,都會高高興興地回到幼兒園的班里。然后,開始東藏西藏——倒不是怕小朋友拿,而是怕自己吃得太快。因為有時沒人回國,父母的錢帶不回來,好吃的就要斷頓了。記得有一天,我遇到了大姐。她問我:“上次分的好吃的,吃完了沒有”?我得意地笑著說:“還沒”。接著我就從鞋子里掏出了兩粒瓜子,放在嘴里津津有味地嚼著。大姐后來告訴我,當時她看著我,眼淚就流了下來。終于盼到媽媽回國了。當她把我從幼兒園接出來讓我叫她“媽媽”時,我瞪著大眼睛看著她,可就是不叫。這是媽媽后來告訴我的。那時,年幼的我根本沒有“媽媽”這個詞的概念,怎么能叫得出口?現在想起來,媽媽當時一定很難過。

        2.jpg

        本文作者與姐姐合影

        長大以后,當我想起嬰幼兒時的經歷,曾問過母親:“媽媽,你有沒有想過,萬一你和爸爸都犧牲在朝鮮,那我們三個孩子怎么辦?”媽媽看著我和藹地說:“想過,但我們都是軍人,我們的崗位在部隊,不能因為有孩子就不去完成自己的工作??姑涝菫榱吮Pl祖國,也是為了保衛你們這些孩子呀!”我理解了父母親,這就是他們的家國情懷!軍人上了戰場,就要有隨時犧牲的準備。其實,他們出國的第二天,父母親就差點犧牲了。那是1951年2月16日的傍晚,父親率十九兵團機關乘列車從丹東出發,母親也在這節車廂里。進入朝鮮境內后,連夜飛奔。天快亮時,敵機又來轟炸,負責運輸的同志決定把所有的車廂分成幾部分,拉進山洞隱藏起來,等到晚上再走。這樣,父親他們在山洞里整整待了一個白天。天還沒有完全黑,就聽到火車“哐當!”一聲響開動了。沒過一會兒,突然有人大聲喊;“不好,沒有車頭!”大家連忙往外看。果然,他們所乘坐的車廂,真的沒有車頭!原來,車頭沒能掛住這節車廂。車廂順著大斜坡迅速向下滑去,速度越來越快。有幾個人跑到車尾試圖去扳制動,可是已經晚了,剎不住車了。這時的火車越滑越快,有人提出“跳車吧!”父親卻堅定地說:“不能跳,跳下去就是死!”隨后,他冷靜地坐了下來,以便相機采取措施。其他人見狀,也坐下了,車廂里頓時一片寂靜??焖倩械幕疖囇劭淳鸵M定州車站了,可那里卻停著很多貨車,如若撞上去,后果不堪設想。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只見一個十二三歲的朝鮮男孩子跑過去,用盡全力搬動了道岔,瞬間火車滑向了另一條上坡的軌道,滑行了一會才慢慢地停下了。

        1952年初,美國悍然對我國東北發動細菌戰,后來聽媽媽說她不幸被感染,胳膊發炎化膿,幾乎要被截肢,幸好國內慰問團到了,帶來了盤尼西林,注射后胳膊才保住。

        我經常想,我們的祖國之所以今天如此強大,是無數革命先輩拋頭顱灑熱血、歷經千難萬險換來的。我們的志愿軍戰士,有的是十幾歲的孩子,有的是孩子的父母。他們知道戰爭的殘酷,也知道他們有可能永遠地回不了家。但是,為了保家衛國,他們還是義無反顧地奔向了戰場。這其中也有我們的父母。


        成人久久精品一区二区三区_激情按摩系列片aaaa_a毛片真人费观看_国产精品亚洲精品日韩己满十八小
              <acronym id="extas"><li id="extas"></li></acronym>

              <var id="extas"><output id="extas"></output></var>

            1. <input id="extas"></input>